搜索

摄影师受骗河北高碑店 洗脑9天后跳墙逃生

时间:2011-09-22 13:58来源:中国日报网 作者:孙玉庆 点击:
在北京工作的自由摄影师王一同(化名)近日被传销组织巧言欺骗到河北高碑店,遭到 非法关押 和疯狂洗脑长达9天,直到9月10日才瞅准机会爬墙逃走。记者调查后发现,虽然当地声称严厉打击传销组织,但仍有多人被骗至高碑店、霸州,特别是摄影师、摄像师和化妆

在北京工作的自由摄影师王一同(化名)近日被传销组织巧言欺骗到河北高碑店,遭到非法关押和疯狂洗脑长达9天,直到9月10日才瞅准机会爬墙逃走。记者调查后发现,虽然当地声称严厉打击传销组织,但仍有多人被骗至高碑店、霸州,特别是摄影师、摄像师和化妆人员,而且骗术手法类似、洗脑手段如出一辙,比如都强调感恩教育造成自卑负罪感。

王一同在北京从事摄影工作有5年之久,8月底接到自称某公司(“世纪博湾公司”)市场部营销人员的电话说,高碑店将举行一次服装展览活动,聘任其担任专职摄影师,为期十天。王一同在利用网络搜索后发现的确有该公司存在,而且感觉对方对摄影专业术语也比较了解,因此于9月2日乘火车于傍晚6点40分左右到达高碑店,但是没有想到却落入了传销团伙的手中。

他在火车站遇到了前来接待的一男一女,其中女的比较年轻,穿着也比较时尚。两人首先劝说他先到一家肯德基聊天,然后带着他附近东转西转,一直磨蹭到晚上10点钟才将他带到位于一座胡同深处的民房内。王一同回忆说,在肯德基时,接待她的女孩就软磨硬泡想听他手机中的歌,之后快到传销团伙窝点时以再听某首歌为由拿走了手机,导致他发现被困后无法与外界联络。

他首先被告知展览活动已经取消,然后被带到一座灯光昏暗的小屋内面见“老大”。这名男子高坐在房屋中间,有四名女子分布左右为其按摩。“老大”的手下厉声问王一同是否会用手枪,逼迫他吞下一种白色粉末,告诉他晚上一起去抢劫银行,还命令他写遗书以及挑选一名自己喜欢的女孩。被逼无奈,王一同按照要求写下了生平第一份遗书,说明如果死后将把银行存款汇给家人。在经历一番恐吓之后,“老大”突然改口说这只是一场戏,他们做的实际上是发大财的正经生意,销售一种自称是“香港宏升科技有限公司”开发的净水机。

当晚,王一同就被带到了一座房间内,墙上窗户早被封死并且糊上了纸。里面的条件极其简陋,只有一张通铺,铺着肮脏的薄毯子,每个人睡觉的位置宽约40厘米,完全就是人挨着人,而且头部朝着门口以防逃跑。在第一晚,看守的人不允许王一同上厕所,只是给了他一个塑料瓶小便。由于担惊受怕,这天晚上他几乎没有怎么睡着。

天亮后王一同才看清了这座房屋的布局。房子坐北朝南,有一个小院子,三间房屋。主房有三个房间,分别是男寝、女寝和中间一个厅。另外一间房子包括了厕所和厨房,还有一间房子包括一个单人房和洗漱处。房子的墙比较高,上面堆了砖块,房子大门紧闭,有两根较粗的木头顶住大门。

在这个传销组织的第一天,王一同更多是学习各种严格的规矩。他们住的地方要称为“家”,学员分为几个层次,像他这样刚刚被骗进来的叫“哥哥”,女的叫“姐姐”,都由“师傅”带领。即便是上厕所,也必须有“师傅”在场。培训的过程叫“考察”,经过洗脑“考察成功”的成员被称为“老板”。这里的吃饭叫“上山”, 每个人用的饭碗也不一样,比如被称作“(领)导”的用黄色金属碗,“老板”用不锈钢碗,新入伙的用绿碗。饭桌就是一块床板,大家坐在矮凳子上,围坐四周。筷子要放在饭碗靠右三分之一处,吃饭时候要眼睛要看着领导讲话,要表现得如有所思,要回答提问,并且积极的回应,主要是一些吹捧赞扬的话。饭菜极简单,主要是馒头、土豆和白菜,用传销组织的话来说这叫“磨练意志”。

吃饭之后,就开始正式的训练课程,“导”和“老板”都会讲,几乎每个人都能讲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用王一同的话就是他们“口才极佳,说话有气势,滔滔不绝”。但是内容大同小异,无非是业务发展很快,每天都有新人加入。在这个时候,“导”通常会接个电话,几乎每次都要重复这样的话“手机一响、黄金万两, oh yeah。”在这之后,就是打扑克、做游戏以及穿插之中的互相吹牛和肉麻奉承。训练经常包括角色扮演,将成员分为两派,一派极力赞扬王一同,一派会拼命贬低他,而这个时候“师傅”总要出来为王一同说话,从而培养好感和效忠。更有甚者,“师傅”会帮助王一同洗脚,然后表达自己的信任,鼓励他放下心中疑虑,投入到“钱途光明”的传销业中。此外,培训的课程还包括如何逃避警察追问,比如遇上警察来了要抱头蹲下,只告诉名字、身份证号和家庭住址,其他一概不知道,更不要告诉警察上了几天培训课以及“老大”是谁等。

这里的生活高度强调纪律和整齐划一。比如,每次跟领导握手的方位也有着明确要求,时间不能超过三秒,而且在介绍自己时必须一字不差地重复同样的句式:我叫某某某,来自某地,是优秀业务师。所有的人进屋需要敲门,等着里面人答应之后再进入房间内,并且要说“大家,辛苦了”。每隔几天都会有其它一些头目来此“串访”,这个时候所有的学员要排队介绍自己,同样句式的介绍方式、同样的握手方式。

王一同说,这里没有任何的个人自由,一举一动都会有人跟踪控制。手机全部被拿走,回复短信或者接听电话都要经过审核。更让王一同崩溃的是,这里的人几乎每天都处在亢奋状态,比如见到某个领导时显得非常激动,鼓掌有时候要四五遍,眼睛似乎喷着火一样。培训课讲述所谓“市场背景学”、“市场倍增学”,最常用的例子就是某个洋餐品牌。这个时候,每个成员都被要求谈论心得和体会,而其他人则跟着声嘶力竭地齐声附和,洋溢在一种癫狂状态。

由于王一同最初对各种规矩都比较顺从,因此第三天就被带着第一次走出了大门。两名男子在左右跟着,前面是另一名男子探路。但没有走到胡同口就又被带了回去。而这个时候,王一同就被要求跟大家分享经验,其他人则表现出一种惊喜和佩服。在讲故事的环节,成员要表现得很好奇和好问。而这个时候,总是会有人对故事进行演绎,让你相信一定能够赚到钱。

在此后的培训中,王一同了解到该机构的传销级别设置。他们宣称的净水机每套售价是4388元,买出1-2套是客户,2-4套是高级客户,10-64套是经销商,65-392套是经理,395套以上则被称为是总经理。为了鼓励成员发展下线,“导”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秦桧再坏都有另外两个人支持,每个人都可以找到至少两个朋友,实在不行可以叫自己的父母,每年赚几十万不成问题。“导”还不断为大家描绘诱人的前景,比如给你3万元必须在两天内花完以及要购买海景房等。

据王一同观察,这个“家”中有20名成员,就在他被困期间又有两名化妆师被骗到这里,也有的是被亲戚朋友欺骗来的,而且有一些年龄非常小,其中一个是94年出生的。不过,这个组织并没有打骂学员,而且宣称自己除了偶尔扰民之外完全合法。让他异常疲惫的时候,每天都在非常密集的安排培训和谈话,不断有人对他进行声情并茂的感恩教育,让他觉得自己亏欠父母很多,应该尽快挣大钱报答家庭。每天的生活除了这些,这个团伙还安排大家唱歌、做操,最经常得就是打着手语合着小虎队的歌曲《爱》表演。

“那种环境你没法不做,因为所有的都会跟着批评你,利用一种群情激奋的集体压力摧毁个人想法。我真的是被憋坏了,所以才跟我的那个师傅打架,后来才不顾一切跳墙,现在想起来都有点后怕。”王一同说。

顶一下
(19)
86.4%
踩一下
(3)
13.6%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在线咨询
    如果有事,您可以点这里给我留言! 如果有事,您可以点这里给我留言!
    如果有事,您可以点这里给我留言! 如果有事,您可以点这里给我留言!
    中国反传销协会咨询救助热线
    010-87688211 010-87687239
    010-69243484 027-84894339
    您身边的反传防骗顾问,请关注反传销协会微信公众平台:lixufcxxh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