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申请 - 举报投诉- 反传销微博 - 反传销博客
您的当前位置:反传销咨询救助网 > 大学生专题 >

警惕网上招聘传销陷阱 大学生经历九天生死体验

来源:未知 编辑:独步天下客 时间:2010-07-21
导读: 博主提醒:现在很多传销组织通过网上招聘欺骗大学生,由于这帮骗子都比较专业,很容易以假乱真,可从以下两点识破传销骗局: 1、上网查询公司的信息,注意区分真假公司,可上当地工商局红盾网(或打12315)查询公司是否合法注册,也可打114查号台查询公司电
    反传销协会提醒:现在很多传销组织通过网上招聘欺骗大学生,由于这帮骗子都比较“专业”,很容易以假乱真,可从以下两点识破传销骗局:
    1、上网查询公司的信息,注意区分真假公司,可上当地工商局红盾网(或打12315)查询公司是否合法注册,也可打114查号台查询公司电话,打电话到该公司求证有无招聘信息发布;
    2、这样的传销组织都通过小灵通联系,有区号,所以很多朋友误认为是公司的座机号码,可打114求证,如果是小灵通就可以确定传销无疑。
   
    “九天里,我从来没想过自己能活着走出来。”北京某知名大学应届毕业生姜峰(化名),一不小心掉进了别人以“招聘”为名的传销陷阱里。

  在被困的九天里,姜峰不断地宣讲法律以示抗争,经过斗智斗勇,得于安全脱身。脱身后,他第一时间联系老师,在老师的鼓励下,他匿名将自己的经历在校内网上公开,以警醒他人。

  而据《江南都市报》报道,为了营救被骗入传销组织的同学,四川大学生梁某孤身一人来到新余并闯入传销黑窝,在逃跑中刀捅传销头目酿下命案。日前,已被抓获归案的梁某为自己的鲁莽后悔不已。

  相较之下,姜峰的行为尤其值得称道。

  掉进传销陷阱

  像许多毕业生一样,4月我便开始找工作。面对着每年800万人的毕业大军,我清晰意识到找工作的艰难性。因而,在5月,当一个陌生电话打进来时,我感觉幸运之神正在眷顾着自己。

  电话那头自称是某知名公司,通过一家著名的人才网站发现了我的简历,通过初步筛选,我符合他们一个职位的招聘要求。他们已经把公司情况及招聘信息发至我的邮箱。

  过了些天,他们告知我通过了初步审核,进入面试。面试是通过视频和电话进行的。“面试”时对方的提问相当有水平。又过了几天,对方告知我已被录用,要求我直接参加岗前培训。

  6月下旬,我踏上了南下的火车。目的地是粤北某个中等城市。

  就在到达这个萧条阴暗的山区城市的当晚,我在一家不断有人敲门问“靓仔需不需要特殊服务”的骚扰旅店中,捱到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跟着两个长相斯文的“公司客服部”接站人员上了车,车拐来拐去,最后在一栋破败的居民楼前停下。

  开门进屋,三室两厅一厨一卫一阳台,地板很干净,屋里摆设很简单,但很整洁。里面有四五个人正在下象棋、看书。见我们进去,立马凑上来嘘寒问暖,端茶倒水,很温馨的感觉。

  过了一会儿,所谓的公司人事主管过来看我。在最开始一个小时的聊天中,跟其他任何一次领导和下属的聊天没什么两样,只不过这个问得更加仔细。再到后面,他扯到“网络销售”。他说只需用3800元认购一份产品,取得加盟资格,两年后就可赚到180万元到220万元。

  我闻言不禁大骇!这个“网络销售”和传说中的传销是那么地像。我脑袋立即大了,本能反应是,我掉进传销窝了。

  接下来,“主管”的介绍我再也听不进去,只是想着怎么走。而“主管”则适时地提醒道:你将在这儿了解“行业”几天,了解清楚后再决定走或留。在这几天里,手机将由我们代为保管(手机早被一人以玩玩游戏的借口拿走了)。当然你如果有什么“过激”举动的话,我们也将会“正当防卫”。

  出了谈话的小房间,蓦然发现屋子里又多了几个人,全是又高又壮的大汉。我还注意到,防盗门已经被反锁,而窗户上有铁栅栏。想要出去的愿望落空了。我心里又惊又害怕。

  兴许看出我的恐惧,那帮人开始安慰我,让我好好把心放平,用心去感受这个行业。我只能苦笑。

  用亢奋来掩饰恐惧

  为了释放我的郁闷与不安,吃饭的时候,我狠狠地吃了三碗饭,吃了很多菜。然后,靠着窗户抽了两支从学校带来的烟。他们说这个行业不准抽烟,透过飘渺的烟雾,我大声说我不是这个行业的人。

  我不是!4年的法学专业学习告诉我,这是个非法的行业,是个害人的行业,是应该被取缔的行业。我用高亢的语调告诉他们这个行业的违法性,好比一个演说家。

  他们极力否认他们就是传销,甚至说要铲除传销。他们说假设没有传销的恶劣影响,就不需要采取这种欺骗的邀约与“强迫了解”的方式,而是可以公开招聘。

  我的激情也差点激怒了他们,他们警告我:打开这个门,你爬也爬不到火车站!每隔50米,就有一个他们的人。据说他们“行业”机构庞大,我所在的只是个小分支,分支头目是个高中生。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接触到的几乎都是大学生,其中不乏中科大、哈工大、天大等名牌大学的本科生甚至研究生,所学专业什么都有,比如导弹、设计、电子自动化、机械制造等,而工作单位既有各级机关事业单位、也有科研单位、还有大型国企、外资企业等。

  我不知道这些大学生缘何走到了一起,又为何不反抗。但直觉告诉我,一定要警惕,千万不能掉以轻心。我把身份证压在脚底下,一压就是9天。

  当晚,我被安排与俩人同睡。一直到凌晨三点半,我滔滔不绝地说着。最后,睡在左边的人承认,这个“行业”的弊端就在于要强迫别人去认识;睡在右边的人则表示,自己有必要好好考虑一下。生平第一次,我跟陌生人说了许多话。

  或许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第二天,我还是亢奋地指责他们的违法行为,坚决表示一定要离开。面对我的激动,他们采取了冷处理,不断地与我谈话,陪我聊天。

  转机出现在当晚。同是1985年生人的一名女会员,劝我冷静下来。她说,你想走也要对这个行业有了解之后再决定,最起码也要对得起你的车票和住宿费啊。她的一番话,让我冷静了下来。看情形一时半会间他们是不会让我走的,我便决定跟他们“合作”。我倒要看看这个行业到底有何魔力,能够让这些曾经的“天之骄子”拜倒在石榴裙下,即使我的初衷并非如此。

  现在回想起来,如果不是对传销有着深刻认识,如果不是意志力坚定,在我作出了解这个行业的决定时,可能就意味着我已经被“俘虏”了。

  被“洗脑”的同时予以反击

  从第三天开始,我慢慢平静下来,开始了解这个“行业”。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企图给我洗脑。方式除了所谓的“上课”外,还有每天3次、每次3个小时左右的谈话。

  首先,他们想洗掉的是我对“网络销售”的“错误认识”。

  “网络销售并不是传销,它与传销有着本质的区别。”为了印证他们的观点,他们用列表来讲解,列举了15点之多,譬如传销是金字塔式,他们是螺旋式;传销投入无限,而他们只需要一次性投入3800元等等。一句话,传销非法非理,他们合法合理。

  为了让我这个门外汉认识得更深刻更彻底,自称某大学会计专业毕业的W君,用6张表的形式给我从方方面面进行了透析。W君用演算的方式告诉我,两年内赚到220万元是绝对有可能的。

  “加入我们,只需3800元和两年的时间,你知道你将得到的是什么吗?三种财富:180万到220万元的金钱,众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以及你超人的能力。”

  “传销只是被素质低下的人做坏了,我们要改变这种状况,改良传销,走向成功。这是我们的使命。”

  在他们看来,他们做这样的“行业”,钱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这样的“行业”能让他们在“传统社会”中无法实现的价值得到体现。他们经常告诉我,他们虽然吃得粗糙,生活单调,但活得很充实,靠着一种精神动力活着。

  “我们骗了你什么,骗你赚180万?骗你增加能力?骗你获得真诚的朋友?哪有这么骗人的。”在他们看来,骗人的方式固然不太好,但最终的目的却是为了帮助你,为了你好。

  让你感觉真实可信的演算,极富煽动性的演说,一副踌躇满志的模样,在那样的氛围中,很容易让人热血沸腾,甚至产生了以前的生活都虚度了的感觉。

  但越是这种时候,我越要提高警惕。我始终抓住一点,“3800元的产品”问题。从头到尾,我都没有见到这样的产品到底是什么,也不知道他们所谓的合作方究竟是谁,他们这样一种产品是否违背价值规律,谁也不知道。他们只是说在加盟之后才能见到这份产品,而到了那个时候,想不买恐怕都不行了吧,典型的强买强卖,或者是抢劫,或者是诈骗。

  再对比一下我国《禁止传销条例》规定的两种被禁止的传销形式:一、通过“拉人头”的方式牟利;二、强迫收取较高“入门费”。任何一种他们都是符合的。而这样的一种“没有实际产品”的传销方式,更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我在频频表示“认同”的同时,不失时机地就其中涉及到的法律问题进行了“宣讲”。

  其实,在这9天里,我的心里总被一种恐惧包围着。那段时间,我喜欢长时间站在窗户边。窗外,总有一个老人在晨练,我特别想和他打招呼,想和他拥抱,觉得他好亲切。

  遭遇“大棒”与温情

  鉴于我的表现,因为我的“狂妄”,他们决定要惩治我。惩治的方式,如今想来很是滑稽。印象深刻的有3次类似的惩治谈话。

  第一次,我刚敲门进去坐下来,谈话人就无所不用地嘲讽我,试图激怒我。

  第二次,我刚一进去,就遭到一女生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骂我贱,骂我不是男人。

  第三次,则是僵持战,双方对视两三个小时,每隔十分钟才说话或者大吼一声,然后接着沉默。

  这样的谈话,每次都像打仗一样,一攻一守,必须防止不要落入对方的套路中去。还要有极大地忍耐力,不要激怒对方,当然还得很清晰地坚守自己的观点,适时适当反驳。这样,往往是3个小时的谈话下来后,头就像要爆炸了一般,感觉心力交瘁,全身发软。

  当然,还有人会吓唬我,“一颗肾能卖40万(元)”。甚至有人会说,你怎么死的都不会知道。他们明确告诉我报警是没有用的。这个城市号称“中国传销之都”,整个城市有10万人从事这个“行业”。

  这是在了解“行业”的过程中,他们举起的“大棒”。事实上,大部分谈话是“正常”的,他们打的“温情牌”占80%。

  他们“无私”地和我分享他们的苦难、辛酸或者是辉煌的往事,并和我谈人生、谈责任、谈理想。谈他们对社会问题的认识、对世界局势的把握、对大学教育的理解、对社会责任和对家庭责任感的认识等等。他们的分析鞭辟入里,往往令人心悦诚服。

  他们其实是很有理想、很有抱负、很有社会责任感的一群年轻人。有人对我说,成功以后,要回家乡修路、搭桥、建学校,建设家乡。

  他们大都是80后,对于80后整体沦为“垮掉的一代”极为痛心,并想着如何去改变社会对80后的态度。因为谈话,我总是耽误了吃饭。但当我谈完话出来,已经有人帮我把饭热好,端到桌子上,并帮我倒上了开水,陪着我吃饭,帮我续水,给我说笑话,一起聊天,做游戏,跳舞等等。点点滴滴,总是让你感觉到这个“大家庭”的温情无限。

  正是这种“温情牌”加“高强度洗脑”,据说凡是“了解行业”的人,最后99%都加盟了。而我并没有练就“百毒不侵”之功夫,自然也是被这种温情所感动的。所幸,4年的法学专业学习,让我始终坚持着我的底线:这一切是不是合法?

  可能鉴于我的顽固,再加上接连又来了两个新人,害怕我们串供,第9天早上,“家长”和“主任”找我谈话,先是威逼利诱了一通。我态度明朗,告诉他们我就是要走。最后,他们提供了买票、送站一条龙服务,当然钱是我的,我还按每天50元的标准付了生活费。

  临走,“主任”说了一通客气话。当然他还不忘记威胁我说:“黑道有黑道的规矩,白道有白道的规矩,我们这个行业也有自己的规矩。你怎么到的这儿,就怎么把你送走。在这儿一天,就保证你一天的人身安全,但离开了就不要再回来。这个城市很乱,再回来出任何事情,都不要怪我们,我们也不会负责。”

  直到火车开了,我才相信我自由了。现在想起来,我能相对完整地走出来,与我对自己的理想对生活的执着,其实还是有着很大的关系。

  愿我的经历、教训、感悟能给大家带来启示,让刚刚踏入社会的毕业生们有一个清醒的理性的认识,提高警惕。

  我希望这样的事情不要再发生。

责任编辑:独步天下客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网友评论:

在“\templets\demo\comments.htm”原来的内容全部删除,插入第三方评论代码,如果不需要评论功能,删除comments.html里面的内容即可
推荐使用友言、多说、畅言(需备案后使用)等社会化评论插件

北京思路通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fcxxh.or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