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传销咨询救助网-由民间反传销人士李旭创建的中国最权威最专业的反传销门户网站
反传销咨询救助网

姐姐弟弟的香港“亮碧思”传销故事

传销公司 2014-07-24 13:0010793大洋网-广州日报李直建
姐姐弟弟的传销故事
“亮碧思”的“培训”资料,多为教人拉下线和应付“负面”。
“亮碧思”提供的精油。

  “亮碧思”提供的精油。

  “投资5万元,4个月回本,两年成百万富翁……” 打而不死的“亮碧思”传销依然活跃

  文/图 记者李直建

  “投资5万元,4个月回本,两年成百万富翁……”今年6月,来自四川的小周抵达东莞,在表姐的安排下进了新“公司”,哪知“公司”不但没有工资发,自己还投入了6万多元,换来的却是一些昂贵的红酒、精油以及瓶瓶罐罐。其实,小周正一步步陷入“亮碧思”传销当中。

  表姐阿娟年初就加入了“亮碧思”。“现在越来越离谱了,半个月都难得回一次家,怎么劝她都不听,老是吵架。”阿娟的丈夫罗先生劝说无果,百般焦急。他称自己还接到过匿名的恐吓电话,怀疑跟传销组织有关。

  “亮碧思”在多年前就被内地认定为传销组织,它以“拉人头”的方式到处拉人入会到香港洗脑,并布下圈钱陷阱。东莞市工商、公安等部门近年来一直在打击“亮碧思”传销活动,但该组织依旧在多个镇街“拉人下水”。

  昨日,在表姐夫罗先生的帮助下,小周要回了一部分投入的钱,离开东莞,返回老家。而他的表姐阿娟,依然泥足深陷。

  悲

  表姐阿娟—

  被陌生微信“拉”进传销组织

  “她现在越来越离谱了,半个月都难得回一次家。”罗先生谈起妻子阿娟,非常无奈,“近段时间,我俩每次通电话都是吵架,怎么劝她都不听。”罗先生说,本来很恩爱的夫妻如今变成这样,只因阿娟听信他人去了“亮碧思”。

  罗先生称,阿娟接触“亮碧思”传销是从今年春节开始的。当时,阿娟所在鞋厂不景气,她正愁着找工作,有个陌生微信加了她,对方自称是她以前的工友。在一番嘘寒问暖之后,对方告诉阿娟“有个可以挣钱发展的机会”。

  3月,阿娟奔着这个“机会”加入了“亮碧思”。“她当时说是去厚街上班,去了一个星期都没回来,后来回家还叫我也去。”早就有所怀疑的罗先生拒绝了妻子的建议,没想到被骂“一点上进心都没有”。

  妻子具体在做什么,罗先生一直都不是很清楚。在多番询问下,妻子也只是说“推销红酒、奶粉、精油”。直到有一次,住在厚街的阿娟说缺生活用品,罗先生就买了很多日用品去厚街看她,但阿娟拒绝让丈夫看她的“工作地点”。

  罗先生想方设法要把妻子从传销中拉出来。有一次,罗先生通过微信朋友圈将“亮碧思”在内地骗钱的情况转发给阿娟,让她提高警惕。哪知却讨来一顿骂:“姓罗的,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散播谣言。”

  罗先生家住南城,离厚街很近,但是阿娟现在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回到家后,她显得非常有优越感。”罗先生说,“你看他的微信朋友圈,经常都是到处联谊、旅游,不明真相的人肯定会羡慕,实际上,那些都是要自己掏钱的。”

  原来,进入“亮碧思”后,一般都是上午“培训学习”,下午“联谊”,还时不时会去深圳、广州等地游玩。

  幸

  表弟小周—

  看清传销真面目抽身返乡

  6月初,应阿娟之邀,其表弟小周只身从老家四川来到东莞。“这边有很好的机会,做港货外贸,每个月工资至少有一万五。”阿娟在电话里是这样告诉小周的。

  小周说,6月9日,在表姐的安排下,他去香港了解“公司”的情况,并参加了“培训”。到香港后,首先被要求交了3000元的“培训费”,然后在表姐的带领下去了“公司”。“现场很多人,很嘈杂,"听课"到晚上。”小周说,3天的“培训”中,有不同的人来“讲课”,“讲师”都自称月入过百万。

  “培训”结束后,在表姐等人的劝说下,他在一叠资料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用了5万多元人民币买了“亮碧思”产品的经营权,正式加入“亮碧思”,拿到据称价值8万港元的货品回去销售。小周说,在他看来,那些都是些卖不出去的高价货。“有红酒、精油,动不动就几百上千元,谁买啊?”

  回到东莞,小周在厚街租了房子,上班就是“培训、学习、联谊”。“亮碧思”在厚街有四五十人,每天上午九时是分组“培训”,一个星期有一到两次的大聚会。微信是他们的主要工作工具,“走到哪里就摇到哪里,加附近的人,然后约出来吃饭喝茶,进而发展为下线”。

  十多天过去,小周逐渐看清了“亮碧思”的真面目。7月18日,在表姐夫罗先生的帮助下,小周几经周折终于去香港拿回了约3万港元的退款,这仅仅是他投入的一半。

  昨日,小周离开东莞,返回老家。

  何为“亮碧思”

  在“百度”上输入“亮碧思”,一串关于“亮碧思”传销的消息便跳出来。“亮碧思”主要传销香熏油、红酒等,近年来在珠三角一带频繁活动,以“拉人头”方式到处拉人入会到香港洗脑,并布下圈钱陷阱,在内地发展“经销商”,以“金字塔”方式获取提成。

  不少“亮碧思”受害者成立了香港“反LB大联盟”,香港不少媒体也报道了一些市民因深陷“亮碧思”而酿成各类悲剧的事件。但因为取证困难,香港警方至今没有端掉“亮碧思”。

  东莞警方曾于去年在清溪打掉“亮碧思集团(香港)有限公司清溪飞鹰团队”非法传销组织。该组织运作3年多来,共在清溪吸金2000万元。今年,东莞公安、工商部门也一直在打击大岭山、东坑等镇区的“亮碧思”传销组织。

北京思路通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fcxxh.org

蜀ICP备1401737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101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