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传销咨询救助网-由民间反传销人士李旭创建的中国最权威最专业的反传销门户网站
反传销咨询救助网

卧底四天亲历北海传销

南派传销 2007-10-28 19:3557787反传销协会李旭

    9月上旬,当我还在广西桂林暗访传销时,接到一位姓童的朋友发来的短信,他在短信中说他母亲陷入广西北海一传销组织,早已执迷不悟,把他也邀约到北海帮助其“考察”,他在里面已经呆了3天了,很难说服他母亲,希望我能去北海一趟。在这之前,我也刚去过北海,所以对当地的情况比较了解,我欣然应允,,接受一个儿子的求助,解救一位母亲,并嘱咐他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千万不能被传销组织拉下水。
    之前我与反传销志愿者“利剑”一直保持联系,我们约定在北海联合开展一次解救行动。9月14日一早我从来宾赶到南宁,与“利剑”汇合,和他一块来的还有两位求助者:“蓝猫”(网名)和他女朋友的父亲,这位淳朴的云南大叔是地道的农村人,从穿着打扮可以看出家景并不富裕,但屋漏偏逢连夜雨,他的两个女儿一同陷入北海传销,使整个家庭更是雪上加霜,苦不堪言。在北海传销组织里面已接受了一个礼拜洗脑的小童也借故离开北海,到南宁来接我们,这样我们一行5人于当天坐上了开往北海的火车。
    15日上午,我们以“反传销志愿者”的身份来到北海市工商局求助,公平交易处负责打击传销的沈科长热情地接待了我们,我们商量了解救计划,并互留了手机号码,他嘱咐我们一定要注意安全,随时保持联系,其实单纯的解救并不难,在传销人员接站,或者是了解到他们的窝点后就可以联系执法部门把人带出来,不需要与大量的传销人员“短兵相接”,可是我们这次的计划是打入传销组织内部,卧底几天,多了解一些传销组织的详细情况,因为在“连锁销售”传销这块我们还不是太了解,虽然与北方的“网络营销”制度方面都是臭名昭著的“五级三阶制”,但是具体到做法上还是有点区别,不过运做模式都大同小异,换汤不换药。
    传销组织对不了解的人戒备心很强,很难打入他们的内部,虽然有危险,但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们决定想方设法务必打进去。我和“利剑”分工,他帮助“蓝猫”和他女朋友的父亲解救两个女孩子,我则帮助小童解救他母亲,这样分工比较合理,他们一边都是云南人(“利剑”是云南人),我这边都是四川人(我老家四川,小童是重庆万州人,四川、重庆原本就是一家,而且这个传销组织也多是四川、重庆一带人),语言相通,也容易取得信任。由于小童在离开北海前已告知传销组织说是到南宁看望他的同学(当然是编造的),并在前一天打电话说要带一个人回来,传销组织同意了,所以我打入内部算是水到渠成,就看临场能否随机应变,以取得他们的信任了。而“利剑”那边就不容乐观,他们提前没有打招呼,到时候突然多出一个人肯定稍嫌唐突,比较难打进去。事后证明我的担忧并不是多余的。
    15日中午,我们两组人马开始分头行动,在北海市客运中心,小童打通了传销组织内部的电话,告知我们刚坐汽车到北海,希望他们来接人,电话里的回答让我们还是有些意外,除了反复了解我的可靠性之外,然后就叫我们自己搭车过去,看来并没有引起他们的怀疑。由于年龄的关系,我不可能装成小童的同学,而假扮成他同学的表哥,在东北做生意,这次到南宁表弟也就是小童同学那玩,偶遇到小童,我这个人喜欢旅游,了解到小童母亲在北海开面馆,便主动要求到北海玩,而且我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带到北海的。
    我们上了一辆人力三轮车,10多分钟后就来到了传销窝点所在的特力花园小区,寝室在7栋从院墙往里第三个楼门的七楼706室,上楼了,想到第一关:如何取得他们的信任,还是有些紧张,心跳也加速了不少,不过一年半的传销经历,而且曾经也是一个传销骨干,心理素质还是过关的,对于应对这样的局面应该是绰绰有余,在开门那一刻,我显得胸有成竹,沉着冷静了很多。屋子里就3个人:小童的母亲、干哥、干嫂,据小童讲,他母亲就是被干哥、干嫂骗来的。而寝室长,那位能言善辩的女经理在我们到来前搬走了。
    虽然寝室里就3个人,但“热情”一点不减,小童的干哥陈林也生于70年代,比我小一岁,身体微胖,马上招呼我坐下,倒上茶水,一阵嘘寒问暖,小童的母亲和干嫂打完招呼后则去厨房忙着做饭。我在谈话中把自己包装成一个走南闯北的老江湖,见多识广,有胆量,喜欢旅游,并“直言不讳”地告诉陈林,这次到北海,主要是想看看海,到海边畅游。一席话正中陈林下怀,他“慷慨”地答应了我的要求,并叫我多玩几天,这一切包在他身上。我们俩是同龄人,又“相谈甚欢”,第一关信任关顺利通过,陈林放松了警惕,这为以后几天的卧底创造了很好的条件。
    中午饭对于他们平时的“老三样”(早上白米稀饭、中午吃人均三毛钱的素菜、晚上吃白水面皮)来说还算丰盛:豆腐、小青菜、鸡蛋西红柿汤,在一个特殊的环境里享用了一顿免费的午餐。
    吃完饭,我就提议下午到海边游泳,显示出一副急于想看海的样子,想看看他们是怎样安排的,陈林说先不急,现在还早,太阳正晒,太热晚点去,便提议我们好好睡一觉再说。我和小童在男寝室躺下,因为毕竟不是在自己的家里可以安然入睡,我毫无睡意,考虑着下一步的打算,陈林则自始至终没有进屋,看来是给领导打电话通风报信,安排下午的活动安排去了。这也为我提供了方便,我可以不受监视,静悄悄地给外界发短信。为了不泄密,我手机调成无声,不能再接任何电话(希望那几天打电话的朋友见谅)。从短信里得知,“利剑”那边不太顺利,没能打进传销组织。
    可能是旅途劳顿吧,我竟不知不觉睡着了,在下午3点多被陈林唤醒。他没有说马上去海边游泳,只是叫把游泳裤和毛巾带上,去外面走走,先喝茶,等凉快了再去。我知道好戏马上就要开场了。
    出了寝室,我们一行四人(包括小童母亲)步行了约半个小时,顶着下午的骄阳来到一家茶馆,在一个带空调的包间坐下,陈林要了茶水,我们就在里面一边嗑瓜子,一边闲聊,陈林不时掏出手机看时间,我知道我们都在等待这场大戏的主角闪亮登场。
    等了约半个小时,来了一男一女两位经理人物,看来对于我的到来他们非常重视.前期他们已经摸清了我的"底细":"家底厚实,人缘关系好;生意人,不怕钱多,只怕钱少;走南闯北,见多识广,有胆量;现在生意不好做,正在外出寻找商机;有过直销经历......而这一切并不属实,都是我预先和小童编造的简历,正是这些极力迎合他们的"优越"条件,使他们暗自庆幸,以为捡到了一块肥肉,想一口吞下.
    落坐后,男的自我介绍叫贾思勇,四川省阆中市文城人,越说越近,我老家就是阆中人,而且回老家文城是必经之路.老乡见老乡,本该亲近不少,但是因为传销,我们不是一条道上的人,心理的距离却是那样的遥远,虽然与我年龄相仿的老贾满脸堆着笑,  "热情"洋溢,但看起来却是如此的虚伪.在传销组织里亲情.友情都不存在,只有金钱才是最重要的.随同来的传销女经理叫“高月”(肯定是假名),四川江油人,30来岁,从后来的交谈中得知她也跑过很多对方,也是个"生意人",虽然他们的话不可信,但都不缺少四川人的精明,只可惜用错了地方.
    老贾为了迎合我丰富的阅历,首先大谈他去西藏淘金回家走川藏线遇险的经历,然后是他驰骋生意场的“骄人战绩”,我知道他们的套路,不可能马上切入正题,肯定要投其所好地谈一些我感兴趣的话题,以拉近关系,使以后的洗脑能够顺利地进行下去。我听得很“认真”,并频频点头称“是”,谈到高兴处,话锋一转,告诉我他来到北海的经历,开始也是叫过来玩,不外乎都是一个“善意的谎言”来到这里,然后就从事了一个非常赚钱的行业。我故作好奇而又饶有兴致地问他是一个什么赚钱的生意?这下老贾的话匣子打开了,显得是那样滔滔不绝而又胸有成竹,看来这套骗人的把戏天天上演,说谎早已成了一种习惯。
    除了小童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其他几位仿佛一个个虔诚的教徒在聆听一位圣人的讲演,正襟危坐,并不时报以“是”、“对”相附和。那位叫“高月”的女经理也在旁边全力配合,两个大骗子的双簧戏便正式粉墨登场:
    “现在商品出现‘瓶颈化’,生产出来的东西卖不出去。于是出现了连锁销售的先进模式。1998年4月21日,中国政府全面禁止了传销,由国务院副总理李岚青和国家外经贸部部长石广生牵头花了几个亿由从新加坡引进,并通过论证后,于1998年5月12日投放于两广试运行,至今已9年了。
    连锁销售作为国家引进的新生事物,正处于萌芽阶段,萌芽也就意味着暴利,预计这一时期还将持续8到10年。目前广西省约有120万人从事,预计人数达到约6000万以后,连锁销售便进入立法、限制加入条件等规范阶段,同时也是转型阶段,逐步公开化透明化,从一个机会性行业转变成普通行业。(言外之意我们要抢占先机)
    目前从业人员有一字不识的农民和社会闲杂人员;有大学本科生、硕士生、大学教授、讲师以及海归学子;有公安局局长、副县长、法院院长以及部队的高官;有打工族、上班族、白领、金领以及百万富翁、千万富翁的老板等等,我国对连锁销售的加入条件未作过多的限制,只要是合法公民和失业人员均可加入,而在美国连锁销售是家喻户晓的行业,所销售的商品量占市场份额的60%以上,加入条件为:第一,加盟费7万美金,第二,有三年以上营销经验,第三,本科以上学历。可以说连锁销售在我国有着十分广阔的发展前景,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必然趋势."
    老贾谈到"连锁销售"的前景与未来,是那样志得意满,仿佛"美好"的未来已指日可待,语气坚定而又充满激情,很富有鼓动性,对于涉世不深,缺乏这方面常识的人有很大的欺骗性和迷惑性.对于这些骗人的谎言我本来是嗤之以鼻,但为了让这出闹剧能顺利地进行下去,我假装兴致勃勃,面带微笑,并不时点头称是.老贾谈兴更浓,极力想用他的"真诚"来打动我,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成了真理!我真佩服传销洗脑的威力,它可以把一个受害者变成一个合格的骗子,而且这些骗子(经理级别)在说谎时没有一丝一毫骗人时的愧疚感,而且表演得天衣无缝。
    其实传销组织那套歪理邪说简直就是胡编乱造,不值一驳,断章取义、混淆概念,甚至凭空捏造是他们惯用的伎俩,“洗脑”的内容有98年国家禁传前传销刚进入中国时主流媒体的“正面报道”,有断章取义摘取领导人肯定“连锁销售”的讲话,当然还有一些领导人的讲话和文件是他们编造的,更令人发指的是这帮骗子已经把“连锁销售”产业化,还公然出版了一些为其摇旗呐喊的有关“连锁销售”的非法出版物,以寻找理论支持,甚至歪曲事实,说成是国家暗中支持的.实际上这些书籍在公开的渠道是买不到的,只有地摊上有售。

北京思路通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fcxxh.org

蜀ICP备1401737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101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