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传销咨询救助网-由民间反传销人士李旭创建的中国最权威最专业的反传销门户网站
反传销咨询救助网-李旭反传销团队创建的专业反传销门户网站

民间反传销机构李旭反传销团队 一年解救上千人

反传故事 07-16北京青年报刘砥砺

  全部由传销受骗者组建的民间组织“李旭反传销团队”一年来不断在各地劝说解救传销人员,让十余个传销组织从内部瓦解。一位反传销志愿者说:“传销组织对传销者‘洗脑’,我们是对传销者‘反洗脑’。”然而,“李旭反传销团队”的前景并不乐观,由于没有盈利模式和资金保障,一年来专职的反传销志愿者已经流失了30多人,剩下的志愿者们也从这项事业中只看到风险,看不到未来。

  ■办公地点简陋

  求助者络绎不绝


  李旭的团队设在地铁宋家庄站附近一处社区一层的居民楼内。这是一个没有装修的两室一厅,门口没有招牌,就连附近邻居们也不知道租客们的身份。“协会”房间的客厅中有一张办公桌,上面是一台电脑和两部电话,桌子对面的墙上是一幅中国地图和一幅北京市城区地图,除此之外,再没有多余的办公用品。

  客厅两侧的卧室里搭着上下铺,几名疲惫的年轻男子躺在床上,只要听到电话铃声一响就赶紧爬起来,询问对方需要什么帮助,而另外一个男子准备出差,正在整理着衣物。

  “这个地方既是办公室又是宿舍,虽说是反传销组织,其实生存环境和很多传销窝点也差不多。”李旭自嘲道。“李旭反传销团队”的这个新办公地点是3月份从北京大兴区搬过来的,这次搬家让协会的房租支出从每月1500元上涨到了2500元,而搬家的目的是为了离地铁近一些,以此避免志愿者们以往因为堵车而赶不上火车的情况,同时方便上门寻求帮助的人。

  与记者见过的很多感觉清闲甚至慵懒的协会组织不同,李旭反传销团队简陋环境中的工作氛围却显得很紧张。来自全国各地的救助者络绎不绝,办公桌上的电话十几分钟就会响一次,来电者几乎都是传销者的家属,他们大多从网上了解到有这样一个组织,希望协会的志愿者能够劝说痴迷传销的亲人醒悟,或是协助将陷入传销组织的家属解救出来。一年多来已经成功解救传销人员上千人,让十余个传销组织从内部瓦解。

  “协会在北京专职的志愿者现有十几个人,一大半都出差在外地协助解救传销人员,这种情况是常态,所以宿舍里虽然只有6个床位,却总能住得下。”李旭告诉记者,头一天他刚从天津解救了一个传销人员回来,当天下午就将赶往广西南宁,去“策反”一个传销组织中的B级头目。

  ■受骗者现身说法

  进行“反洗脑”


  “目前有政府执法部门打击传销,像你们这样的民间组织进行反传销,到底有多大价值?”在采访的过程中,记者不断与反传销志愿者们探讨这个问题。

  “团队里几乎所有的志愿者都干过传销,他们受过传销者的骗,也骗过别人,他们知道传销方式对人精神的控制有多可怕,也知道执法部门对传销组织进行打击比较难。”李旭说。

  李旭就是被小舅子骗入传销组织的。“传销组织的行话叫做头三天用亲情留人,后三天用行业留人,被传销对象只要和他们生活一个星期,就能够彻底被洗脑。”

  “传销就像邪教,人被洗脑之后会相当的狂热,这个时候即便传销行为被执法部门强力终止,传销者也不会觉悟。”李旭说,因为传销方式从一开始就会向传销者灌输歪理邪说,例如传销是国家暗中保护的,是为了抵制洋货保护国货,是只有少数人才能享受的“特权”,国家打击也只是进行宏观调控等等。在进行打击的时候,传销者往往逆反,认为这是断了他们的“财路”。

  在劝解传销者的过程中,协会的志愿者们逐渐总结了一套经验,并称之为“反洗脑”。反传销志愿者们介绍,他们会跟随传销者亲人一起找到传销者的窝点,想方设法将传销者约出来,然后一起探讨传销的生意经,给传销者算细账,这中间大约要花3个小时。“当传销者觉得你是个内行之后才会愿意和你交流,然后我们会把传销的内幕告诉他,再把传销的危害说明。”志愿者易铁说,这个过程即便顺利,也要花一天的时间。如果劝说成功,反传销志愿者一般还会将窝点情况向当地工商和公安机关举报,并配合执法部门取证立案。志愿者们最感欣慰的是能劝服一些传销头目,因为一旦一个头目被劝服了,一个组织很容易就此瓦解。

  ■解救传销者遇阻

  工作人员被捅三刀


  李旭的胳膊上,至今还留着以前解救两名女传销者时被抓伤的痕迹。半个月前,李旭跟随两名家属到河北遵化劝说两名女性传销者,但传销者在情绪上和家人很对立,无论如何不肯回家,之后撒腿就跑,在李旭帮着家属拦阻的过程中,被其中一名女子抽了两个耳光,又把胳膊抓伤了。

  而对反传销志愿者更大的威胁来自于传销组织,有一次,他们在江苏解救传销受害者,受害者已经被劝说成功,提出要回去取行李,结果在取行李时被传销组织策反。传销组织带着一群人堵住了前去解救的协会工作人员天行,捅了三刀。其中一刀,差点就捅到了心脏。

  由于在网上发表反传销的文章,协会的网站也经常被黑,最近一次被黑到现在网址也不能正常使用。

  而更让李旭反传销团队窘迫的是捉襟见肘的财务状况。反传销协会既没有政府背景和商业赞助,更没有盈利模式,所有的收入都来源于受害者家属的赞助,一般是家属给志愿者购买火车票或飞机票,负责出差的食宿,剩下的感谢费用随便给。“到现在最大一笔赞助是两万元,一个台资老板的亲戚被我们劝服了,出于感谢给了这笔钱,都拿去交了房租,现在又没钱了。”李旭说。

  伴随经济无保障的是人员的流失,在团队成立的一年时间里,已经有30名专职志愿者转行,就连当初团队成立时的副会长、一个28岁的年轻人,如今也已经离开。“我35岁了,总要找工作结婚,现在出现一个能够顶替我的人,我马上离开。”志愿者易铁说。

  不过,李旭反传销团队也没有因此而迅速垮掉,在一年里不断有新人加入进来,专职志愿者也总能维持十几个人的数量。李旭打了个比方,传销就像马路上的一个坑,有些人不小心掉下去了,爬出来后走掉了,但也有一些人会留下来,告诫后来者小心,即便这个时间很短暂。

  ■文/本报记者 刘砥砺

  对话

  反传销志愿者李旭说

  “支撑我干下去的原因是救赎”


  40岁的李旭是四川人,说起话来口才很好。2004年。李旭被小舅子哄骗进入了传销组织,一年内成为一个小头目,发展了50多名下线,包括自己的两个姐姐。一年后,李旭幡然醒悟,开始走上反传销的道路,并最终在2009年3月成立了李旭反传销团队这样一个民间组织。

  记者:既然已经被洗脑,还当上了小头目,你又是怎么发现自己受骗的?

  李旭:一年多了,我并没有赚钱,还赔进去2万多元。底层的传销人员是不许看书看报的,行动没有自由,独立思考的时间也没有。但当上小头目后,我开始有空上上网,特别是可以接触更高一级的人员了。我发现他们没有自己说的那么好,住宾馆,月收入过万元,直到找到骗我来的那个亲戚,核实了他的生活状况有假,我才发现自己受骗了。

  记者:后来又是怎么在行为上进行180度大转身,变成了反传销义士?

  李旭:我策划了一场“哗变”,我从亲戚那里掌握了我们这个组织最高级头目的开会地点,然后去派出所报了案,把他们抓了。但最让我为难的是如何面对那40多名手下,我不敢面对他们,这些人都是被感情利用哄骗来的,大家朝夕生活在一起,其中有放弃学业的大学生,有为此离婚的人,有为此卖掉房子的人,还有为此放弃工作的人……

  最后,我在那个秋天一个人扔下两屋子人跑到了南京,在郊区一个破旧的出租房里给他们一个个发短信、打电话,告诉他们受骗了,电话里我听见那边的人哭了,我也哭了。那种残酷会让人终生难忘,应该说反传销的行动是从那个秋天开始的。

  记者:听说你因为反传销都离婚了,相比之下,这种代价是不是也太大了?

  李旭:确实有些讽刺,我传销都没离婚,反传销却离婚了。做这个工作长期不回家,又没经济来源,于是婚姻出了问题。现在我四个月没回老家了,孩子也顾不上。我现在最大的愿望是传销有一天真的消失了,我就可以休息了。

  记者:是什么动力支撑你干下去,是对传销行为的复仇心?

  李旭:一些志愿者加入进来可能有复仇的心理,但至少我不是,我觉得更准确地说,是救赎,传销者的救赎。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求助
客服

求助客服服务时间:8:00-23:00

选择下列客服马上求助沟通:

客服
热线

010-87688211
7*15小时客服服务热线

010-87687239
7*15小时客服服务热线

010-69243484
7*15小时客服服务热线

027-84894339
7*15小时客服服务热线

关注
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扫码加好友

扫码加好友

关注公众号

李旭反传销团队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2021.Reserved fcxxh.org

蜀ICP备1401737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10165号

关注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