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传销咨询救助网-由民间反传销人士李旭创建的中国最权威最专业的反传销门户网站
反传销咨询救助网

《经济半小时》 打击传销在行动(四)20140523

反传故事 2019-04-12 21:32CCTV2经济半小时

  传销分子颠倒黑白 母女反目亲情沦丧

  【六亲不认,歇斯底里,执迷不悟的她让女儿伤心欲绝;谎言邀约,轮番洗脑,《经济半小时》记者体验传销人员车轮大战。】江苏常州的小娟的母亲朱女士沉迷传销,小娟曾经在合肥报过警,可是没有结果。社会的帮助,能否使朱女士最终能否脱离传销团伙?

  2013年10月,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栏目收到了一个求助请求,求助的是一对来自江苏常州的80后小夫妻,女的叫小娟。她的母亲朱女士,几个月前去了一次合肥,没想到这一去,从此就变了一个人。

  母亲因传销与女儿断绝母女关系 伤心女儿万般无奈求助记者

  2013年10月,记者来到江苏省常州市,见到了小娟夫妻二人。他们正焦急地等待记者的到来,因为就在几天前,小娟接到了母亲朱女士的一个电话,正是那个电话让小娟几天来都坐立不安,甚至在对记者讲述时还是难以控制情绪,失声痛哭。

  小娟:她说要跟我断绝母女关系,心里就特别难受。

  小娟刚说了两句话,由于情绪激动,采访便无法再继续进行下去。一番安慰之后,小娟的丈夫陈先生告诉记者,2013年5月开始,岳母朱女士便长期住在合肥不回家。由于放心不下,他和妻子曾专门前往合肥,希望接母亲回家,这才发现朱女士竟然正在和人一起从事传销。

  小娟的丈夫 陈先生:其实这时候就是我妈妈一直想把我叫过去,然后加入这个行业,我们又一直想把我妈劝说出来,所以现在就这种状态,然后后来因为我在网上,也找到北京有个反传协会,找到他们请老师过来劝说我妈,劝说其实效果不是太好。因为我妈始终相信,她这个(传销)是一个国家的支持的,暗中支持的。

  经过一番拉锯,几天前,朱女士给女儿小娟下了最后通牒,必须带着六万九千八百元到合肥来加入传销组织,不然便断绝母女关系。母亲的态度让小娟几近崩溃。

  小娟:我妈现在跟她讲也讲不通,我也不知道怎么跟她讲。

  记者:你觉得用什么方式能让她会醒悟过来,会从这个里面出来,不陷进去?

  小娟:直接把他那个系统解体吧。

  记者实地探访 传销母亲已被传销组织深深洗脑

  小娟夫妇告诉记者,知道母亲朱女士从事传销后,他们想了很多方法,想把母亲从传销泥潭里解救出来,他们曾经在合肥报过警,找过工商部门和打击传销办公室,可是都没有结果。了解事情的原委之后,记者决定跟随小娟一同前往合肥,看看能不能帮助朱女士脱离传销团伙,挽回小娟即将破裂的母女关系。

  2013年10月,记者以小娟朋友的身份,和她一起来到了安徽省合肥市。而一听说女儿和朋友到合肥来了,朱女士就在电话里再三要求小娟,下了火车一定要一起先到她的住处坐一坐。

  小娟:妈。

  朱阿姨:刚到的啊?

  记者:阿姨你好你好,我叫王磊。我们现在去哪里啊?

  朱阿姨:去我住的地方,吃晚饭。

  记者:那要不然先找个宾馆,我把包放下来,我们一起吃个饭。

  朱阿姨:不要,我住的地方饭烧好了。

  记者:这太不好意思了,麻烦你了。

  朱阿姨:不要紧,不要紧。

  初次见面,朱女士便显得十分热情,一边问长问短,一边带着记者来到了位于合肥市庐阳区龙源丽景小区的一套三室一厅住宅内。进屋后记者发现,屋子里还有好几个人。

  朱阿姨:把包放这儿。小王,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朋友是南京的,我给你介绍一下好吧。这位也是南京的,在国有企业上班的,这个也是南京的,是一个药企的老板。

  记者:我姓王,王磊,自己开店。

  朱阿姨:这位阿姨是我最要好的朋友。

  传销人员李萍:我和朱阿姨一起长大的。

  记者:那我包放这儿了。

  传销人员李萍:你今天睡这个房间。

  记者:啊?睡这儿啊?我一会去住宾馆吧。

  传销人员李萍:住宾馆?不要住宾馆,在这儿就行。

  记者:这不太合适啊,这太麻烦你们了。

  朱阿姨:我们像自己一家人一样的,不要紧。

  一番客气之后,几名传销人员开始劝说记者在合肥多待几天,好了解一个赚钱的机会。看到记者态度有些犹豫,他们提出要带记者见一个老板,并且很肯定地告诉记者,只要和这个老板聊完,记者一定会对这个生意感兴趣的。第二天上午,朱女士让一名男子领着记者来到了仅一街之隔的荷塘月色小区,敲开了另一名传销人员的房门。

  传销人员(中年女子):你今天来了解的,是我们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又一次大的机会,是个生意,很新鲜,知道的人呢,是特别少。今天这个生意呢,采取了封闭式运行,从1998年到现在,已经有健康有序地发展了15个年头 。它叫自愿连锁经营业。那今天这个生意呢,他为我们想的非常周到。它可以边学边做、边教边拿收入的一个生意。当您学到初级阶段的时候,你就会有千元的收入,到了中级阶段你就会有万元的收入,那么到了高级阶段呢,你就会有6位数的万元收入。

  这名中年妇女滔滔不绝,东拉西扯,但始终不透露她所说的这个所谓的“自愿连锁经营业”是做什么的,只是不停地劝记者再在合肥呆几天继续了解。一个小时之后,中年女子准时起身送客。离开荷塘月色小区,陪同的那名男子又带着记者来到了附近另一个小区的一栋居民楼,在这套三室一厅的住宅里,有一名男子正在等候记者的到来。

  传销人员石某:我以前,刚才他也介绍过,我以前是在城管局的,南京市雨花台区城管局,我叫石某某。 这里是一次性投资69800(元),你以后可能要领几十年的钱,这里是通过两到三年,利用直接和部分分红的形式,利用那个工具,五级三阶制,保证大家拿的钱都一样,累积拿到1040万。谁能够保证你,进入的投资的领域一定能赚钱啊?谁也保证不了,只有共产党,所以说,咱们这里也是共产党保证的。

  这名男子面对记者侃侃而谈,自称正在从事的传销生意,是国家支持、法律允许的,希望打消记者对传销是违法行为的顾虑。 在随后的几天里,记者每天都会被人带往四个不同的地点,每次都有一个传销人员对记者进行一个小时的洗脑,所说的内容也是越来越离奇。

  传销人员 伍某:除了北京有大使馆,全国只有广西有,你看这么多省市,北京有大使馆,剩下来就是广西。

  记者:什么大使馆啊?

  传销人员 伍某:大使馆不是国外的驻华大使嘛。

  记者: 广西也有啊,不知道。

  传销人员 伍某:那个大使馆,跟越南就隔一条高速马路,仅隔300多米,那个大使馆的名称就叫东盟“10+3”。

  传销分子:你肯定真不知道,你知道不知道。周立波也好,李咏也好,央视的四大名嘴,都是我们行业出去的。不知道吧。蒙牛的牛根生,都是这个行业的。

  在传销分子嘴里,传销就像改革开放之初的个体经营,而如今传销泛滥的广西北海,则如当年的深圳受到享有国家诸多优惠政策。传销分子把广西的经济发展,添油加醋后,捏造成了暗示传销合法的所谓“现象”。目的就是以讹传讹,故弄玄虚,不断诱骗不明就里的人前往广西进一步接受传销团伙的洗脑。同时,他们还把很多国家打击传销的行动,反过来说成是保护传销分子的所谓“宏观调控”。企图用颠倒黑白的手法,掩盖传销的违法犯罪本质。

  传销人员:给你看下一些,就是网上的一些负面报道,一些“宏观调控”的例子啊。这是合肥的,这是安徽卫视播放的,也是前几个月播放的,合肥搞的一些宏观调控。你看下啊,这个地方其实离我们比较近,蛮近的,我们都知道啊。所以说,也就是从这个事情可以看出来啊,就是说典型的一种愚民政策。很多人不注意去看的话,确实以为庐阳区这个地方,很多传销人员,可能就是说不敢过来了,使那些胆小的人不敢过来。

  传销人员 赵某:做宏观调控的目的,两大目的。第一,它能够保证我们这个行业,能够健康有序的发展,保护我们这群人。做给当地老百姓看,是不是就保护了我们这群人啊。否则当地的老百姓对我们很有威胁。我们在这里的人身安全,绝对得不到保障,这是第一目的。第二,限制这个行业的发展速度。因为任何一个行业,它必须按照,他自然而客观的发展规律去发展,否则就会形成泡沫经济。它没有存在的理由。它说合肥一做传销,你说还有几个人敢来啊?没有人敢来,对吧?它是不是阻止了一大批人啊?

  警方记者联合行动 一举击溃传销窝点

  我的同事告诉我,在卧底暗访前后五天时间里,共有20个传销人员,每天四班,轮番给记者洗脑。讲来讲去,都是一个意思,就是谎称这个“自愿连锁经营业”的生意是国家支持、法律允许的,谎言重复千遍,确实容易让人迷惑。那么已经深陷传销团伙多时的朱女士,还能不能醒悟过来呢?

  记者在这个传销窝点发现,这套三室一厅的普通居民住宅里,住着五、六个传销人员。朱女士在这里除了一起接受洗脑,每天还需要做其他人的一日三餐。而其他的传销人员空闲时则看电视打发时间。

  记者找机会单独与朱女士攀谈,发现她对传销人员所宣传的谎言可以说是深信不疑。唤醒这位无辜的母亲,让她看清传销的真面目,重新与家人团聚,是记者最急切的愿望。记者试图以朱女士已经付出近十万元积蓄,但分文未得作为例子,希望能使她有所触动。

  记者:你拿到过钱吗?就是在这个生意里面,你拿到过钱吗?

  朱女士:像我们28个人之间,拿到15万到25万,怎么不拿到钱呢?

  记者:阿姨,你现在每个月拿到多少钱?

  朱女士:李阿姨不拿钱吗?你 有人来了,在这几代人之间就拿到15万到25万。就看你是怎么排列,就是人怎么排。这个排列也有技巧的,这个技巧不好讲。我们不看中下面的钱,我们只看中“上总”的钱,下面的钱就是15万到25万。这么一点钱。所以就是看中上面6位数的月收入。每个月的收入这个绝对有的。

  对于几个月后能拿到6位数的月收入,朱阿姨深信不疑,除了自己的女儿,她把记者也看作自己将来的下线,满心希望被洗了五天脑的记者加入传销组织。

  小娟母亲朱女士:这个我告诉你小王,这个真正是排队领钱,给真正很穷的人是一个良好的机遇。

  已经呆在合肥长达半年多的朱女士,除了用亲情逼着女儿小娟来合肥接受洗脑外,至今没有拉到一个人,更没有赚到过一分钱。虽然她对传销人员的谎言深信不疑,认为自己肯定能拿到传说中的1040万,但背地里其他传销人员却对她不屑一顾。

  传销人员 廖凯:你没人带你发展怎么办啊?你指望阿姨(朱女士)带你发展啊,这完全不现实的,但是很多话我又不能讲,你知道吧。

  记者发现,朱女士已经对于传销中的一切不正常现象,都按照传销人员的解释进行了相应的理解。即使这些解释非常荒诞,她也深信不疑,已经不太可能愿意相信这一切都是假的,更难主动放弃传销。这一天,传销人员告诉记者,有一个已经“上总”的传销头目,要来朱阿姨的住处和记者谈谈,记者决定利用这个机会,通知警方行动。

  朱女士:来了。

  记者:来了。

  传销头目 李传富:你好。

  记者:你好,百忙啊。

  传销头目 李传富:忙啊,是忙。原来要忙到下午。

  记者:百忙之中。

  传销头目 李传富:是的,来来来。

  这个中年男子叫李传富, 是合肥传销团伙中“南京体系”的诸多“老总”之一,也是这套三室一厅里所有传销人员的上线。他此行专程来向记者宣传所谓的“宏观调控”,也就是让记者回家后依然相信传销是合法的,不要相信媒体上关于打击传销的新闻报道。

  李传富讲述传销的“宏观调控”理论

  李传富:“宏观调控”我跟他们经常讲,你只有几种情况,你不能来(交钱)。比如讲,新闻联播放了,69800赚1040万在合肥,安徽合肥传销。新闻联播都播了嘛,人民日报,红旗杂志头版头条,69800赚1040万传销,你不能来。为什么,他们代表党的言论喉咙。

  就在李传富在房间中口若悬河地大谈传销合法的时候,记者用手机通知了附近的小娟丈夫陈先生,陈先生按照约定打电话向当地派出所报了警。

  陈先生拨打报警电话:喂,你好,我是陈某,然后我妈正在杏林(社区)这边合肥的一个传销组织,具体知道的,在合肥庐阳区龙源丽景的八栋2单元303,对,八栋2单元303。

  陈先生:他就说好,我来派民警过来。

  李传富:你不来别人有人来,(好比)你不相信有鬼,有人相信鬼,有人不相信鬼,这个是正常的。你比如讲,你回家去查,网上去查,全部是负面报道,就是糊弄老百姓。愚民政策,愚民政策,把那些很多愚民就挡在了门外。

  这时有人敲门。

  李传富:哪个?谁啊?

  然后朱女士开了门,民警进入。

  警察:你好,我们是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民警啊,请配合啊,坐下来配合一下。全部都不要动。

  警方对李传富的传销窝点进行查处

  刚才还滔滔不绝的传销头目李传富,此时神情紧张,身体僵硬。面对警方的盘问,开始装傻充愣。

  警察:你是不是叫李传富啊?你目前在合肥市做的什么方面?你目前在合肥市做什么呢?

  李传富:我现在来看看适合什么生意,我也想看看。

  警察:是不是做连锁经营。

  李传富:什么连锁,我又不懂,不懂连锁。

  警察:我看材料上写的连锁经营

  李传富:我又不懂,我不懂,我不知道。

  在对303室内的搜查中,警方发现了大量传销的宣传品,笔记等,其中还有一张专门为记者准备的工作流程单,上面详细记录着为记者进行洗脑的日程安排。

  窝点虽被击破 但无法自拔的母亲对女儿严厉责骂

  在小娟等人的里应外合下,朱女士所在的这个传销窝点被警方端掉了。传销分子在警方面前的恐慌和抵赖,朱女士也都看见了。小娟告诉记者,这次看来对母亲朱女士是个很好的教育,即使最终不能起诉小头目李传富,至少这些人不敢再做传销了,这样,朱女士从事传销的环境就没有了。但事情并不那么简单,就在一切按照小娟所希望的顺利进行时,让人意外的情况出现了。

  当天警方清查该传销窝点后,民警将李传富,朱女士等人一同带回派出所进一步讯问。在派出所里,传销人员百般抵赖,拒不承认,气焰十分嚣张。

  记者:那你知道你今天为啥来这吗?

  传销人员 李萍:我怎么不知道,她举报了,说我做传销的,我说那我就等着判刑了。

  传销分子之间发短信“通风报信”

  就在警方在派出所内讯问嫌疑人的过程中,李传富的手机响个不停,得到消息的其他传销分子轮番不停地拨打他的电话。大约半小时后,李传富手机突然安静了,同时,另一名嫌疑人的手机收到了一条报信短信。短信上显示:通知本组立即停止与李传富、彭小芳、朱玲、尹芳,董平平、李传华的联系,凡是他们的电话一律不允许接。

  在派出所里,民警将朱女士与其他传销分子分开,对其进行单独教育,告知其传销的违法性。但朱女士始终一声不吭。小娟和丈夫陈先生觉得,在事实面前,这回朱女士一定能够回心转意,脱离传销了。于是小娟满心欢喜地来找母亲,准备接母亲一起回家。可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等待她的竟然是母亲从未有过的厉声责骂。

  朱女士对小娟进行严厉责骂

  小娟的母亲 朱女士:你想死啊。

  警察:坐吧。

  朱女士:你这样害我啊你。

  警察:你不要在这发火,这是什么地方,你在这摔。

  朱女士:我怎么做人啊我,我告诉你,我活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好活的?我告诉你,有你今天就没有我的明天,我告诉你,你回去肯定就有你就没有我,我跟你讲了多少次了。放屁啊你,放屁啊你。从今以后,我跟你一划,划得清清楚楚。你不许去丹阳,我也不去常州。你爸爸都动摇不了我,你还想动摇我啊?你怎么对得起王磊啊,你告诉我,你怎样跟他讲。

  看到朱女士如此执迷不悟,民警也开始帮着做工作。可让大家都没有想到的是,经过民警长达6个多小时的教育后,朱女士仍然认为传销是政府支持的,坚持要继续从事传销。解救行动不但没有让这个母亲回心转意,反而使母女关系面临崩溃。看着被传销人员洗脑洗成这样的母亲,小娟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突然冲出房间,直奔传销头目李传富等人所在的房间。

  小娟:我不打他,我不打他。你(李传富)有没有想过(你女儿)啊?(你女儿)跟你一样啊?你五十几岁 ,你到牢里一辈子,你女儿呢?才二十几岁啊!

  这边,因为爱母心切,女儿小娟的精神几近崩溃;而那边,执迷不悟的母亲朱女士面对警方还在振振有词,完全意识不到自己其实是一个传销受害者。

  朱女士:你现在到庐阳区去看,多少人啊,我不相信,你们不可以把他们赶回家,我不相信,而是你们不赶而已。你说任何一个司法机构都赶不了,他也能辨别出来(传销分子)。这个行业当中,也有很多司法机关的人。

  警察:把自己亲朋好友的钱全骗过来,然后最后,这么亲情,什么都不要了。这就是你们的后果。你不想想看这些后果。

  朱女士:我没什么骗亲朋好友,亲戚什么的。

  警察:那你现在跟你女儿,你觉得正常吗?

  朱女士:(沉默片刻)我现在管不了正常不正常。

  传销对社会危害巨大 严厉打击势在必行

  当天晚上,警方在进行教育后,允许朱女士离开了派出所。这个传销团伙被警方端掉了,按说朱女士没有了再从事传销的环境,但是意外又发生了第二天,包括李传富在内所有传销人员均被释放。朱女士离开派出所后,和李传富等人另租房屋继续在合肥从事传销, 这是一次并不成功的解救行动,那么为什么警方会放人?李传富这样的传销人员为什么没有得到更严厉的惩罚?

  李旭,民间反传销人士,在多年反传销的经历中,对传销所涉及的种种问题有着很深刻的认识。

  传销打着国家支持的外衣进行推广诈骗

  李旭:现在刑法修正案七新增加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那么他的立案追诉标准是三级,那么这个门槛确实有点太高,所以说导致了就是说很多在查处的时候,取证很困难,很难找到有30个人来指认。

  李旭告诉记者,传销分子把骗到一定数量的人,晋升为传销网络中层骨干的“老总”,称为上总。目前,大多数传销团伙都把“上总”所需的下线人数定为29人。是因为根据法律规定,公安机关抓获传销分子后,如果找不出30个下线来指认,一般只能将其留置很短的时间,就得释放。而成功骗到大量下线的传销分子一旦“上总”以后,就会躲到幕后,深居简出,不再自己出马拉人加入传销,他们将这种转入地下称为“退出机制”。种种掩人耳目的精心设计,目的都是逃避法律打击。同时,由于大多数传销分子不够立案标准,警方经过教育一般都依法释放,这种依法处理的行为到了传销分子嘴里,便成了所谓的“宏观调控”。

  李旭:工商公安的这种宣传,传销里面已经提前打好的预防针,就是宏观调控。所以对他们来说,他们已经就是说习以为常了,而且就是说很多人从那个工商公安部门出来以后,他们还感觉什么呢,就是说传销组织去宣传,你看这个肯定不违法,违法的话肯定不会把我们放出来。

  事实上,截至2013年年底,合肥警方共抓获811名传销违法犯罪人员,其中303人被刑事拘留。很多传销案件,一次就有数十名传销人员被判刑入狱,而传销人员往往对此避而不谈,或者声称那是非法传销,而他们自己从事的是合法的资本运作,有很人多像朱女士依然在这样组织中执迷不悟,越陷越深。

  【半小时观察】

  传销被称作“经济邪教" 经过多年演变,整理出一套套“拉人头”体系, 具有很大迷惑力,加之某些人自身内心深处一夜暴富的渴求,不切实际的成功观,使他们总是深陷其中,令亲人流泪,亲情沦丧。我们注意到,警方如果不能对传销团伙实行严厉打击,这些团伙很快又死灰复燃,而且这反而会成为传销组织进行宣传的又一个说辞,我们也盼望相关的立法执法机构,能够进行切实有效的打击。当然,无论怎样,我们都应该对无需付出的收获说不,提高警惕,远离传销。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求助
客服

求助客服服务时间:8:00-23:00

选择下列客服马上求助沟通:

客服
热线

010-87688211
7*15小时客服服务热线

010-87687239
7*15小时客服服务热线

010-69243484
7*15小时客服服务热线

027-84894339
7*15小时客服服务热线

关注
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扫码加好友

扫码加好友

关注公众号

北京思路通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fcxxh.org

蜀ICP备1401737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10165号

关注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