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传销咨询救助网-由民间反传销人士李旭创建的中国最权威最专业的反传销门户网站
反传销咨询救助网

《经济半小时》 打击传销在行动(五) 20140524

反传故事 2019-04-12 21:30CCTV2经济半小时




反传销组织对小花进行劝说
 

面对丈夫,深陷传销财富神话的妻子十分冷淡

 

面对丈夫,深陷传销财富神话的妻子十分冷淡

警方查处传销窝点,传销人员“论辩讲理”

 

警方查处传销窝点,传销人员“论辩讲理”

传销迷惑心智 破碎家庭如何挽回?

【传销之祸,迷惑心智破坏家庭,被割舍的感情如何挽回】深陷传销迷局的妇女,抛家舍业误入歧途,爱情亲情全部抛在脑后,家人深入传销组织营救,她们究竟能否醒悟,走出传销的骗局?一个个因传销而破碎的家庭能否“破镜重圆”?

面对崩溃的家庭 柔情丈夫对深陷传销的妻子深情感化

传销以发展下线这种方式来骗取钱财,而亲朋好友、同事、乡邻等这种有亲情、友情纽带的关系最好骗。传销组织让一些受害者彻底迷失,难以自拔,有的很快被传销组织利用,进而开始欺骗自己的亲朋好友。为了挽救亲人,他们的家人用尽了办法。

2013年10月31日夜晚发生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的一幕:在一条僻静的街道,几个男子一拥而上,把一名女子强行抓住,女子被强行塞进了停在路旁的汽车,汽车立即开走了。这几个男子是干什么的?他们要把那名女子带到哪里?

这次绑架行动的策划者,他叫张杰,是广州番禺人,被绑架的是他的妻子小花。丈夫为什么要绑架妻子?张杰说他之所以出此下策,实在是出于无奈。

张杰:因为发生这种事之后,我老爸想逼我离婚,我不想这么做。我就是想看看这次有没有机会能够救她回来。

张杰常年在老家做手机生意,2007年,他在网上认识了小花。经过近5年的互相了解,两个人情投意合,在2012年结为夫妻。婚后两人的感情很好,不过在外地工作的小花对工作一直感到不合心意。

张杰:分居了有一年多吧,然后后来就我叫她辞职了,然后就回来,对工作不太满意吧。

小花在家待了一个多月,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正在这时,小花的父亲突然打来电话,要小花来广西北海看看自己的生意。小花立刻前往。一周后,当小花回到家时,提出要去外地开店创业。小花当时离开家时,已经带走了夫妻俩人二万多元的积蓄,令张杰奇怪的时,不久后,小花背着自己又向自己的父亲借了五万块钱。

张杰:然后我老爸说他给了5万块给她哦,她没和你说么?我说没有啊,完全是骗我的。

张杰开始对小花的行为产生了怀疑。就在这时,小花刚好打来电话,邀请自己和父亲一起去北海看一看自己的生意。张杰父子俩决定一起去前往。到了北海,张杰发现,小花的父母、表哥一家都在北海,一家人住在一个出租房里。

张杰:我们想就看实体的店嘛,第一天她说不急,来到这边就安排我们住,就住在她那里,不急,第一天带我们去玩,然后去那个十里银滩,又拖,到了第二天,第二天的话我也催我老婆,说店在哪里,带我去看看。

张杰父子急着看店,而小花却不慌不忙,把他们介绍到一个朋友家里。

张杰:拉着我和我老爸,一起去了第一个朋友那里,他就说那些反正资本运作之类的,然后就说关于一些北部湾大开发,还有一些东盟10+1那些。

小花带着张杰父子又见了几个人,所说的内容都是大同小异。张杰父子这才明白,哪里有什么服装店,小花拿着钱来到北海,是被自己的父亲当做下线发展进了传销组织。现在又反过来打他们父子的主意。父子俩十分气愤。

张杰:我说你拿我六七万块来这里,就做这种事,我说这是犯法的。我威胁她说如果你不回去的话我就离婚,她还是不回去。

想把小花解救出传销组织,光靠一个人的力量是不行的。张杰叫上姐夫,姐夫了解到目前有一些反传销组织,他们是由一些志愿者组成的,专门解救那些深陷传销组织的人。张杰和姐夫立刻联系了反传销组织的志愿者,一同前往。

到北海后,按照小花的要求,中午时分,张杰进入了传销组织,反传销组织的志愿者只能在外面焦急地等待。到了晚上五点多钟,张杰终于发出消息,通过做工作,妻子的父母同意吃完晚饭后,让他们两人单独出来。志愿者们立刻上车,到小花住地门口的马路上等待。

没想到这一等竟然等了三个多小时。一直到晚上八点钟,张杰和妻子才骑着电动车出现,但是开车的是小花,张杰坐在后面,拐来拐去,小花将张杰带到了北部湾广场。张杰发来信息,说看能不能以见朋友的名义把小花带到宾馆。但是一个来小时过去了,小花死活不同意。

时间紧迫,张杰和反传销人员联系,决定让反传销人员在小花回家的路上等候,一旦张杰带着小花到达,立即将她控制住,带到宾馆进行劝解。这才发生了开头的那一幕。

到了宾馆,小花的情绪彻底爆发了,她对着张杰又打又骂,十分激动。此时张杰能做的,只有默默地承受。过了一个多小时,小花终于停止了哭闹、打骂,情绪逐渐平和起来。趁着这个机会,反传销志愿者李旭开始对她进行劝说。

李旭:北海好多开黑车的,摆地摊的,卖水果的,开小饭馆的。很多来了两年三年了,做到最后了,赔钱了,回不了家了,没法交代了。只有在当地做小买卖,维持生活,你知道吗?所以你从来根本没有调查过,你调查了你就知道了,他们也会跟你讲一些实话,有些人就会跟你说,这个传销骗人的。我两年前三年前就来了,到现在我家都回不去了,(家)没了,钱也要不回来了,是吧。所以说你必须要通过两方面求证,所以你不要光听他们说,也没有必要光听我说,自己长个脑袋,自己去求证去。不能光听一家之言,好吧?因为事实胜于雄辩。

在这个过程中,小花虽然看似一直不为所动。到了凌晨一点,反传销人员决定先让张杰和小花休息,第二天继续努力。第二天一早,反传销人员继续做工作,小花的态度有所改变,抵制情绪没有那么强烈,逐渐开始与反传销老师有问有答,产生了互动。

小花:你说这个事是非法的,干什么北海还有那么多人去愿意做传销?

李旭:其实你问的这个问题非常好,法律主要是打击什么呢?领导者,组织者,它不会去打击底下的参与者,底下的参与者违法,但没有犯罪。打个比方你现在过马路,红灯你过了,你也违法了。是不是?你违反交通法,不应该闯红灯,但是他不可能把你抓起来啊。所以说不可能把底下的这些参与者。说白了他们也是被蒙蔽的。不可能把这些人都关起来。

小花:那就是说要抓头了?

李旭:要抓头。而且这个东西早就立法了,他告诉你没有立法,打擦边球,实际上2005年《禁止传销条例》就出台了,2009年2月28日刑法修正案7新增的224条之一写的非常清楚,组织领导传销罪,这些法律法规,我这里都有,我可以给你看下。

到了中午11点左右,小花终于醒悟过来,答应跟张杰回广东,所有人终于都舒了一口气。

张杰:高兴,只要能救出我老婆,这是最开心,最关键是醒悟过来了,就想办法劝她爸妈回来嘛。

到了中午,小花和张杰一起办理了退房手续,准备离开北海回到广东,重新开启自己的生活。

传销女子执迷不悟 抛家弃女终酿离婚悲剧

张杰通过自己的努力,挽救了自己的家庭和爱情。可以说,这种家庭、爱的守护战每天都在传销人员的家庭中上演着。但残酷的是,并不是每一场战斗,都是以大团圆的喜剧收场的。来自湖北的小刘经历了张杰不曾感受到的艰难。

小刘和妻子爱玲都是湖北武汉人,女儿十岁了,小日子过得还不错。可就在半年前,小刘的妻子突然去了四川做生意,家也不管,女儿丢给老人,死活不肯回来。

小刘(求助者):我后来才知道,她在朋友那里总共好像借了四万多块钱,是借的一分的息,还是两分的息,好像还5是有利息的钱。

在小刘心中,妻子爱玲可以称得上是贤妻。小刘的母亲去世得早,父亲一个人拉扯三个儿子,家中一贫如洗。爱玲还是无怨无悔嫁给小刘,从来不提什么过分要求。小刘想不通妻子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他只好一个人赶往四川,千里寻妻。在德阳一套出租房里,小刘见到了妻子爱玲。妻子和其他三四个人住一起,有男有女,都是湖北老乡,他们说自己在做发大财的生意。

随后几天,小刘的妻子带着小刘走家串户,到处听人讲课。小刘这才明白,妻子所谓的发大财生意,恰恰是非法传销。小刘力劝妻子赶紧离开,可妻子爱玲死活不走。

求助者 小刘:过去的传销是怎么样呢,你过去的话,他把你身份证、把你电话卡一没收,然后限制你人身自由,他现在就是以亲情的这种模式来感化你,对你特别好。

过了十几天,小刘终于找了个理由,让妻子爱玲回了趟武汉。小刘发动全家人一起来劝,可小刘的妻子压根不理睬。几天后,小刘的妻子不辞而别,再次去了四川。面对被妻子撇下的年幼女儿,小刘痛彻心扉。

求助者 小刘:女儿她这样问我,她说妈妈去那边,还回不回来,我说会回来的。

为挽救深陷传销泥潭的妻子,小刘再次来到四川,小刘先到工商部门举报,工作人员做了记录后,告诉小刘,这些地址都是出租的民房,不是营业场所,工商部门无权调查;小刘又拿着传销资料到公安部门报警,可警方说仅仅依靠这些证据,还不能立案。小刘一下傻了眼,他只好通过网络,求助于专业的反传销机构,要把妻子解救出来

两天后,小刘和志愿者从成都坐火车,一起前往德阳市,开始解救妻子爱玲的行动。一个多小时后,火车到达四川德阳站。接站的是名男子,小刘说这名男子是妻子爱玲的上线,叫老徐。

小刘:这就是我朋友王哥,这是我表哥,徐哥。

老徐把小刘他们带到一个小区,小刘的妻子爱玲正在忙着做饭。吃过午饭,这个房间的家长,大家叫舅妈的一个女人,开始给小刘他们讲课,也就是进入传销的必修课:洗脑。

传销人员:德阳这个位置,我给你讲,它没有大型工厂,它只有一个东方电工,东方电工底下就是兵工厂,国家的那个兵工厂基地在这个位置,那么我们外地这么多人,在这里从事这个行业,国家肯定是要关注的,国家难道不担心吗?但是国家它知道我们是做什么的,因为这个位置,是它指定我们在这个位置来做的。

随后的两天,老徐和舅妈带着小刘他们两个人,见了很多从事这个行业的人,这些人来自不同地区,相同的是每一个人都很狂热。

传销人员:我的朋友都说,我在这里搞传销,你说我搞传销就搞传销,我只要挣上钱,把这个生意做出去,我就成功了。饿死的都是胆小的,那撑坏的都是胆大的,只要你胆子大来到四川德阳,来,你来从事这个事情,那最多两年,那几百万的身家。以前我们在网上购物的时候不认可吧,其实阿里巴巴的马云就是从这个生意做出去的。

趁着卧底的志愿者外出的时间,传销人员还对卧底的志愿者做了评估。

传销人员:还不错呢,他很理性的人,经常外面走的人,就这样的人最那个,最好弄。就怕啥,没出门的老农民,他死脑筋,他钻到哪儿,就死那里了。

三天时间里,小刘他们两人随时都有人陪着,爱玲对丈夫小刘也很冷淡。一直到第三天晚上,小刘才成功地将妻子爱玲单独带出了传销窝点。 大家在离传销窝点不远处的一个咖啡厅见面了。聊了一个多小时后,小刘的妻子爱玲和大家渐渐熟悉起来。这个时候,反传销机构的人员开始给爱玲做工作。

民间反传销机构人员曹老师:有消费者吗?最终有最终的产品吗,人就变成了产品了,就是卖人啊,说白了,就是发展下线,就是一个卖人嘛,你来一个人,我就有钱赚。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三个多小时过去了。

民间反传销机构人员 李旭:而且你这个钱,没有一分钱到了地方的建设,顶多就是一个消费啦,租房子啦,吃喝啦,对不对,没有一分钱交给国家,没有交税啊,它就是一个分钱的游戏啊,从上往下层层瓜分啦,吃干分尽。

整整五个小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小刘的妻子爱玲渐渐不耐烦,她坚决提出要回传销窝点。

民间反传销机构人员李旭:大家都是为了你好,我们都是希望你就,谢谢,还是感谢你们的帮助,但你还是不相信,在这个附近开个宾馆算了,不用,不用,我回去休息。

第二天一早,小刘就发来信息,说晚上传销人员不断商量,一早就在收拾和转移资料。大家决定,迅速报警,不能拖延。

民间反传销机构人员李旭:采取最后一步呗,强制措施,这是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为什么呢?如果说我们采取强制措施以后,她的抵触心理就特别大。

一行人以反传销协会志愿者的身份,来到附近的派出所报案。讲明情况后,派出所决定立刻出动,协助解救小刘的妻子。面对突然上门走访的民警,传销人员很镇定。

警察:你们在德阳做什么?物流嘛。物流,哪个物流公司,哪个物流公司,说个公司出来,你物流肯定有物流公司啊,马上去查,店面有没有,物流公司(名称)有没有,你做的什么产品,在德阳做物流的,就是一个行业,那就叫传销。

看到自己的身份瞒不住了,传销人员甚至和民警辩论起来。

传销人员:肯定我是认为,是合法的,我才做嘛,他们都是这样给我讲的。

警察:他们,你自己有大脑,自己要考虑问题嘛。那他们说自杀可以升天,你要不要自杀升天呢?

传销人员:肯定是交了,心甘情愿的。

警察:你现在赚到钱了没有?肯定赚到了。首先我说你肯定是亏着的,第二你赚的钱就是没良心的钱,伤天害理的钱,你赚的是谁的钱?你赚的是你亲戚,是你朋友的血汗钱。

传销人员:心甘情愿的嘛,心甘情愿。

警察:有的人为做传销,一家人家破人亡。

随后,民警把屋里所有传销组织人员一起带回派出所,做了笔录。可是办案民警也表示,即便知道这些人都在从事非法传销,可是因为不构成犯罪,只能以协助调查的名义,做完笔录后,就得全部放走。

警察:前段时间我们遇到一个,赶了一部分走,赶到这儿,他们就搬到这儿,这儿搬到这儿,跟你捉迷藏。这个小区搬到那个小区,反正是在这个范围,二十六个,二十七个,完了就是我们跟他们解释,这个东西说实在,不合法。

一个多小时后,小刘的妻子爱玲也做完笔录,坚持要和传销组织的人员回去,刚坐到车上,小刘妻子的手机一直在响,为了切断她和传销人员的联系,小刘想强行夺下妻子的手机,遭到妻子的反抗。

小刘无奈之下,只好答应妻子再次回传销窝点。在警方的协助下,小刘和妻子收拾好衣物,准备离开,无计可施的传销人员,又提出了一个要求。

传销人员:那个爱玲是我妹妹,如果说跟他们一起走的话,我们立马报警,我们还不放心,让她留着一个人走,那你管不着,那你也管不着啊,他是老公,人身安全出了什么差错的话,就找你们啦,你们作证,行吗?

经过五个多小时的努力,小刘在民警和反传销机构工作人员的协助下,终于将妻子成功带出传销组织,一行人迅速驱车赶往成都。

在赶往成都的路上,小刘妻子的电话响个不停,担心传销组织继续和妻子联系,小刘只好把妻子的电话抢过来,而小刘的妻子将一腔怒火,砸向了小刘。

下午五点多,一行人赶到了成都,在火车站附近一家宾馆住下。刚到宾馆,爱玲突然开始试图咬舌自尽。

十几分钟后,爱玲渐渐安静下来,然后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大家商量好,将一刻不停地守着爱玲。小刘看着如此疯狂的妻子,很是担心。为了拉近和妻子的关系,晚上七点多,小刘拨通了女儿的电话,让妻子接电话,听到女儿的声音,妻子爱玲终于笑了。

爱玲的女儿:妈妈,你就快点回来呀。

爱玲:哪个教着你说话的?

爱玲的女儿:姥姥在教。

爱玲:拿来啊,拿来,没事的,我是说十一月份回去。

2013年底,小刘和爱玲办理了离婚手续,爱玲不再参与传销活动。

传销害人害己酿家庭悲剧 打击传销刻不容缓

看着一对恋人反目成仇,人间最为真挚的爱情成为传销组织发展下线的筹码,这些年轻的传销分子真是让人可恨,又更让人可怜。每一个传销分子的背后,都有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庭。从1998年,国务院10号文件全面禁止传销开始;到2005年,国务院正式制定了《禁止传销条例》;再到2009年,刑法修正案七的出台,明确规定了组织、领导传销罪;十几年来,国家相关部门不断重拳出击,打击非法传销,执法行动不可谓不多,法律不可谓不严,但是非法传销却屡打不绝,甚至有蔓延之势,究竟是因为什么呢?

北京商业管理干部学院院长 杨谦:从1993年研究直销开始,在直销和传销领域钻研了二十年,他认为传销活动之所以这些年屡禁不止,有它生存的土壤。

北京商业管理干部学院院长杨谦 :我们这个社会是一个处于转型期,我们社会存在着比如说收入分配不公的现象,那么在这种客观的环境下,确实会有很多人由于攀比,由于生活的这种窘迫,他希望他能够有更快的这样一个速度来致富,我觉得这种心理状态是你必须要承认的。但是一个社会,怎么样去能够满足这样一个心理状态的条件下,让它通过正常的劳动,正常的这个经济活动去致富,这是这样一个社会在建立一个最基本道德,最基本商业道德的一个最需要东西,但是如果这个社会允许像传销这样的大量的人群都相信说我通过不择手段的方法我可以做到一夜暴富,我想这个对社会的伤害是非常非常大的,

杨谦教授认为非法传销利用人性中贪婪的特点,专门设计了骗人的金钱游戏,并且从心理上使得参与传销的人员建立一套与正常社会隔绝的思维模式,破坏性极大,因此打击非法传销行为绝不能手软

北京商业管理干部学院院长杨谦:在这个组织领导传销罪司法解释当中,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就是三层和三十人,那么这种取证要证明三层和三十人可能是要消耗基层的一些警力也要消耗基层大量的工作,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目前可能在打击传销当中碰到的一个法律上的问题。

杨谦教授提出,目前法规还有修改的余地,就是如何更简洁更快速的能够界定 传销活动,使得基层的执法部门能够快速的遏制这种传销行为。

北京商业管理干部学院院长 杨谦: 有的时候有些传销的,就是我们看起来是传销的活动,也许他不仅仅可以非要以组织传销罪去定,其实有很多我个人认为有商业欺诈的这种行为,有的是非法集资的这个行为,有的是非法经营的这个行为,就是并不一定非得要对这样的一些所谓的资金这样一些行为,一定要用这个传销行为去界定,那么综合的运用我们现有的一些法律法规来对跟资金相关这样一些社会经济活动去进行分类,去进行甄别,去进行打击非法的活动,我觉得这是可能我们需要考虑的一个方向,需要考虑的一个问题。但是我认为无论这个法规怎么修改,综合运用这个法律的资源来打击类金融的这样一些违法活动,是非常非常必要的。

【半小时观察】

目前,传销组织或转入地下,或改头换面,在现实中或网络上,以政府支持、投资项目为名,打着“资本运作”、“连锁销售”、“西部大开发”等旗号继续从事传销活动, 有更高的欺骗性,这让不少急于求富的人萌生幻想,相信天上会掉馅饼,落入传销陷阱难以自拔,更可怕的是,受害者的爱情,亲情都被金钱的贪欲摧毁,参与者为骗钱不惜将朋友,甚至父母、配偶、亲戚都拉入传销“泥潭”,导致人与人、人与社会间的信任度严重下降,极大地破坏了社会诚信道德体系。一方面,我么迫切希望相关的法律法规进一步完善,加大,公安执法部门的执行力度,同时,我们还要特别提醒,不仅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是违法犯罪,参与传销同样也违法。别让一夜暴富的神话迷惑,最后家庭破裂,害人害己。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求助
客服

求助客服服务时间:8:00-23:00

选择下列客服马上求助沟通:

客服
热线

010-87688211
7*15小时客服服务热线

010-87687239
7*15小时客服服务热线

010-69243484
7*15小时客服服务热线

027-84894339
7*15小时客服服务热线

关注
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扫码加好友

扫码加好友

关注公众号

北京思路通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fcxxh.org

蜀ICP备1401737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10165号

关注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