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传销咨询救助网-由民间反传销人士李旭创建的中国最权威最专业的反传销门户网站
反传销咨询救助网-李旭反传销团队创建的专业反传销门户网站

非法传销幕后 南宁地下“纯资本运作”卧底调查

南派传销 06-22中国经济周刊崔晓林

中国经济周刊200924

《中国经济周刊》第24期封面文章:南宁地下“纯资本运作”卧底调查

  记者 崔晓林/广西报道

  “想成为千万富翁吗?来南宁吧,你要做的,就是先投入5万元钱‘入股’,然后租个房子住下来,再然后,你可以每天和朋友一起喝喝茶,一起吃饭唱歌聊天,闷了你还可以去旅旅游,够轻松吧?以如此轻松的生活状态,在南宁呆上两年,便可得到780万元、甚至1000万元的丰厚收入”

  如果有一天,你接到这样的电话,你会动心吗?

  这一定超出了你的想象空间,或者,你认为这是在梦呓。然而,在现实的世界里,这种近乎天方夜谭似的诱惑却真实存在。最近几年,正有数以万计的人们,带着这种幻想,从不同的地方,涌向那个“实现梦想”的地方——广西。

  “别人说,广西有两样东西让人印象深刻,一个是桂林,桂林山水甲天下嘛;还有一个,就是传销。”在飞往南宁的飞机上,邻座的一位山东大哥低声问记者,“广西传销很厉害,这是真的吗?”

  2009年6月5日至12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成功进入南宁非法传销网络内部,揭开了以“纯资本运作”、“开发建设北部湾”、“千万工程”、“民间资本再分配”等名义进行传销活动的惊天内幕。

  6月5日,通过内线的引荐,记者以“投资者”的身份,进入了南宁地下“纯资本运作”网络。

  在这个非法传销网络内部,不止一名传销人员向记者“炫耀”:仅在南宁,从事“纯资本运作”的人数就超过了50万人,而整个广西,则有近300万外来人员,通过“纯资本运作”,在为北部湾的开发建设做着“贡献”。

  关于从事非法传销的人数,记者无从考证,但是,7天的暗访,让记者见识了“千人大聚餐”的壮观场面,结识了近百名来自各地的“投资者”,熬过了10多次令人崩溃的强行“洗脑”

  什么是“纯资本运作”?

  “一次投入69800元,两年赚1000万”


  6月6日上午,按照事先的约定,记者与一个叫做“阿西”的女子接上了头。阿西是广东人,自称曾做过直销,2008年10月来到南宁。在随后的7天时间里,阿西一直努力说服记者,希望记者成为她的“拍档”,也就是“下线”。

  “纯资本运作”,按照“行业”内部的说法,就是“民间资本重新分配”。具体操作如下:首先你要“投资入股”。按照3300元一股的标准,你一次性要申购21股,也就是69300元,另外还要缴纳500元作为管理费用,这样算下来,一共需要投资69800元。

  投入69800元的第二个月,“组织上”会自动返还你19000元,作为入股奖励,也有叫“工资”的。这样,你实际投入的资金是50800元。

  至于为什么是3300元一股,阿西的解释是,这个项目最早的准入门槛是3800元,行业经过10年的发展,现在越做越大,挣钱也越来越快,69800元是根据最早股金推算出来的。

  接下来,你要寻找3个合作伙伴,也就是要发展3个下线,你的3个下线同样要投资69800元,还要每人再发展他们的3个下线;你本人+3个下线+ 9个下下线,你的团队已经有13个成员了。“1变3、3变9、9变27、27变81以此方式发展下去,你的团队将迅速壮大,而你的千万富翁梦想,也就可以实现了。”阿西说。

  按照行业人员的说法,正常需要一年半到两年的时间,你就可以升为“老总”,累计收入正好是780万元。“这里有一个窍门,行业准入是凭身份证的,一个身份证只可申购一次,所以,为了挣钱更快,很多人都另外再找一个身份证,两个身份证同时运作,两年赚1000万元就没有问题了,”阿西告诉记者,“‘纯资本运作’其实很简单,你交上的69800元钱,分给了你的上线、上上线、上上上线,而你再去占有你的下线、下下线们的钱”

  “行业”也有“自我保护”

  公务员、广西本地人等五类人不得进入


  在这个传销网络里,有严格的行规和“制度”。传销网络被叫做“行业”,入门初期叫“考察”,上第一次课叫“开班”,上线叫“家长”,上线的上线叫“大家长”,预约资深人士讲座叫“定班”,同时期入行的新人叫“同学”,同在一个团队的叫“同班同学”。

  “定班”的多少,决定于你被洗脑的次数,在南宁的7天时间里,记者的“家长”阿西给记者安排了密集的“定班”计划,阿西的小本子上,写满了电话号码、地址和预约时间。为了能更深入地了解这个网络的真实情况,记者在不同场合分别与12个“资深人士”交流,每次交流的时间不低于一小时,一个星期的时间里,记者被“洗脑”十余次。

  记者了解到,“纯资本运作”的“奖金”分配办法异常繁琐复杂。原则上,你的收入与你“下线”的工作能力有直接关系,你要维护好自己的“下线”,还要帮助“下线”发展“下线”。这样表述有些绕,但也只有这样,才能说明这个网络里,成员与成员之间的利益关系。简单说,你拉来了3个下线,并不算成功,你还要继续帮着你的“下线”拉人,你和你的“下线”拉来的人越多,你从他们身上分得的钱也越多。

  出于对“行业”的“自我保护”,这个传销网络里还有一个“行规”,就是“五类人不得进入”,这五类人是:公务员、现役军人、学生、教师和广西本地人。

  据一个“大家长”介绍,不让广西本地人进入,是怕“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当地人知道这行这么挣钱,会把我们外地人赶走的,我们的安全就无法保证,同时也达不到引进外来资本的目的,政府也不会高兴。”

  “暴富分红”之谜

  “在中国大部分地方,如果你去银行取现金超过5万元,是要提前预约的,否则你是取不到钱的。但是在南宁,别说5万现金,就是10万、20万,你随时可去银行取。知道这是为什么吗?这就是国家对我们这个行业的支持,这是特殊政策。”6月11日,“纯资本运作”头目之一,被称作“二哥”的一个青岛人告诉记者,“南宁随便什么银行,都是我们的合作单位,随时提现金。”

  但针对“二哥”的说法, 记者并没有得到当地银行的证实。

  根据“行规”,每月的8日—15日,是发工资分红的日子,阿西告诉记者,这一周的时间里,会有数以亿计的资金,从南宁各个银行流出,进入“投资者”的腰包。

  为了验证她的说法,记者在“分红日”多次在某银行营业厅门前驻足,却没有见到“喜获分红”的热闹场面,而关于“家长”阿西及其他人的收入状况,也都是不能触碰的禁区。记者也曾向“同班同学”们打听,同学们也是一脸茫然。“暴利分红”的真实情况,更像是一种传说,或者是一个只有“家长”们才知道的秘密。

  “巧借”“政策”洗脑

  “国家优化资本结构试点城市”是对“行业”的“认可”?

  参观南宁市的发展成果——这是新人“入行”的必修课。

  一般情况下,“新人”会被安排去参观“南宁国际会展中心”、建设中的“东盟领事馆区”、新开发的住宅小区、当地旅游景点等。一边参观,陪在你身边的“导游”会告诉你,正是因为有50万人在南宁做“纯资本运作”,南宁才有了超过“深圳速度”的快速发展,是“纯资本运作”成就了南宁不知不觉间,“洗脑”工作已经悄然展开。

  6月6日晚,记者随阿西来到南宁著名的住宅小区——山水美地。在一个单元房里,记者见到了 “大家长”级人物:大众舅舅。被称作“大众舅舅”的男子50多岁,自称是广东中山人,此前曾经营一家陶瓷厂,金融危机爆发,工厂做不下去了,在2008年10月来到南宁。

  坐在客厅里,“大众舅舅”先是向记者讲解“纯资本运作”的由来,然后又让人播放关于南宁发展变化的光碟,以证明“纯资本运作”对南宁发展的贡献。“大众舅舅”对记者说,“纯资本运作”项目,是“1998年国家领导人去美国考察时引进中国的”,初期把这个项目放在了广西的来宾县,后来再一点点发展到了南宁。“中央给南宁的定位是:‘国家优化资本结构试点城市’,这就是国家对我们这个行业的认可,让我们先做试点,只是不便明说而已。国家对这种反传统的经济运行模式是支持的、肯定的,但是由于没有立法,所以也很谨慎,表面打击,暗地支持,不然的话,50万外地人在南宁,花高价租房子,整天吃饭、聚会、唱歌,就是不工作,当地政府怎么会不知道?你好好想想。”

  这样的说辞,在随后的日子里,被传销人员经常提及,成为了拉人下水最为有效的借口和理由。

  6月10日,记者被安排去一家商务会所听讲座。在一个狭小的包房,挤挤挨挨坐了约30人。在这里,阿西向记者引见了9个人,其中有5个湖南人、两个山西人、一个广东中山人、一个澳门人。阿西说,这9个人是和记者同一天进入“行业”的“同班同学”。

  负责“洗脑”工作的是个杭州男子,30多岁。该男子强调,讲课期间不能记笔记,不能上厕所,不能提问。当讲到这个“纯资本运作”项目是“政府支持、国家认可”的时候,记者“同班同学”中的山西男子突然冷脸问道:“你说这是合法的,是国家支持的,有红头文件吗?”杭州男子表情瞬间僵住了,“当然有,但是你我都看不见,在政府里呢。”

  关于媒体对“纯资本运作”的负面报道,杭州男子也有自己的解释:“所有负面报道都是国家安排的,是一种宏观调控的手段,目的是‘既要有人来(广西),又不要太多人来(广西)’。人来多了不好,会乱套,所以,政府经常搞一些负面报道,把胆小的,低素质的人吓跑,让聪明人进来。”

  除了短暂的 “卡壳”之外,杭州男子的语言极富蛊惑性,其讲话不时赢得听众的阵阵掌声。而那个曾提出疑问的山西男子,则一直铁青着脸,坐在角落里一言不发。事后,记者与山西男子交流中得知,此人系山西某中学教师,被亲戚以“南宁高薪聘请教师,你来考察兼旅游,费用我出”为借口,骗来南宁。“到这里我就清楚了,这不就是传销吗?连亲戚都骗,还是人吗?”该男子愤然说道。

  讲座结束后,他语重心长地奉劝记者,要是有机会,赶紧离开南宁,快回家去。

  无处不在的“战场”

  千人大聚餐 “家长”买单


  在南宁,“纯资本运作”传销窝点遍布各处。在著名的山水美地小区,“大众舅舅”就曾向记者透露,这个小区里居住的人,80%是做纯资本运作的。记者被“洗脑”的地点,其中有4个就在这个小区的不同楼宇里。

  除了居住地,众多的酒楼、咖啡厅、KTV包房也都成了传销人员发展业务的“战场”。6月7日中午,记者随“同行”到南宁XX海鲜酒楼就餐,其场面之大面令人震惊:整个酒楼宛若一个盛大的宴会,三个楼层的酒楼餐厅,人声鼎沸、座无虚席,记者按餐桌数量保守估算,今天中午,这家三层楼的餐厅,少说也有近千人就餐。

  “看到这个场面了吧?这都是‘行业’里的人。”“家长”阿西告诉记者,这家酒楼的老板娘,是“纯资本运作”的前辈,她采用多个身份证同时入股的方式,两年时间卷走近亿元人民币,现已洗手不干了,在南宁开了这家酒楼,专门提供“行业”的人来吃饭和聚会,“广西人都知道这家餐厅的背景,外人一般不来这里就餐的。”但此说法是否可信,记者没有得到酒店方面的证实。

  阿西一面向我这个“新人”炫耀,一面不住地和邻座打招呼。在这里,记者认识了同桌就餐的“辉哥”、“润发”、“泰隆”等行里的重量级人物。

  这么多人吃饭,谁买单?记者的提问换来了阿西神秘的微笑,“这你不用管,尽管吃你的。”

  后来,经过考察,也许觉得记者这个“新人”比较可靠,阿西才说了实话:每个“家长”负责自己团队的交通、吃饭等费用。

  谁在运作“纯资本”?

  “四大帮派”骗你没商量


  什么人在从事“纯资本运作”?他们从哪里来?又是通过什么渠道来的?随着记者采访的不断深入,迷雾渐渐清晰。

  7天的时间里,记者借“定班”的机会接触了大约近百人,这些人来自五湖四海,其中以广东、福建、浙江、湖南“四大帮派”为主,其余包括江苏、新疆、江西、重庆、上海、东北三省、山东、内蒙、贵州、陕西、山西等众多省份。

  在这个网络里,大家互相都不透露真实姓名,几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别名,别名有明星类、植物类、代号类等五花八门。

  记者认识的“同行”里面,有叫傻根的,有叫水仙的,有叫银河的网络成员彼此之间也不互留电话,看似一个庞大的队伍,其实各人之间并没有多少联系,这主要源于“家长”的控制,你的身份证信息及手机号码只有你的“家长”掌握,你也不许私自打听别人的信息。

  记者接触的人员中,谈到来南宁的经历,绝大多数人都言称最初是被朋友、同学或者亲属以各种名义骗来的。有以“有好项目,快来投资”为借口的,有说“这边做什么都挣钱,快来淘金”的,凡此种种。

  在“绝望”与“无奈”中“坚持”?

  歌舞升平的场景,吃喝玩乐的奢靡,无处不在的财富但这一切,只不过是一个美丽的谎言。记者发现,在这个“行业”里,在很多人表面上的兴奋和贪婪背后,更多的是悲哀和无奈。

  “稀里糊涂被骗来了,借来的69800元也没影了,怎么办?要么空手回家,要么,把本钱挣回来,坚持一下,也许真的就会有780万在前面等着。”成都女孩仙子向记者倒出了自己的无奈和苦楚。仙子被骗来后,选择了留在南宁继续骗别人,而据她透露,在南宁做“纯资本运作”的外地人,很多人的经历都与她很相像,想法也一致,就是“不能这么空手回去,也许,拉来的‘下线’有能力,可以带着自己一起变成富翁。”

  仙子告诉记者,自己被同学以开服装店为名骗来的,后来,她又以同样的借口把自己的表哥、邻居骗来了,结果这两个“下线”一个留下来了,但是没有再拉来自己的“下线”,一个偷偷跑回了老家。“现在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家长’不允许我走,让我坚持到底。但是,我真的绝望了。”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求助
客服

求助客服服务时间:8:00-23:00

选择下列客服马上求助沟通:

客服
热线

010-87688211
7*15小时客服服务热线

010-87687239
7*15小时客服服务热线

010-69243484
7*15小时客服服务热线

027-84894339
7*15小时客服服务热线

关注
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扫码加好友

扫码加好友

关注公众号

李旭反传销团队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2019. cnnmtv Reserved fcxxh.org

蜀ICP备1401737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10165号

关注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