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传销咨询救助网-由民间反传销人士李旭创建的中国最权威最专业的反传销门户网站
反传销咨询救助网-李旭反传销团队创建的专业反传销门户网站

郑州“自愿连锁经营”传销团伙覆灭18名骨干被擒

南派传销 09-29扬州网-扬州晚报梅佳 刘丹丹 刘娟

     原文标题:传销团伙覆灭 18名骨干被擒 潜逃“老总”夫妇回国投案

    【读案提示】

    只要投资69800元,发展下线,当上“老总”,就能赚到1040万元。这是“自愿连锁经营业”组织的内部宣传语。5年多前,在该组织的鼓吹下,扬州多名居民上当,他们亲戚拉亲戚,朋友骗朋友,发展到数百人加入。然而,直到当上老总后,他们才发现,赚1040万元其实是一场梦。其中一对“老总”夫妇无奈之下,只好到南昌街头卖鞋,后潜逃至新加坡做清洁工。

    去年12月,该传销组织浮出水面。截至今年9月中旬,共计17名 “老总”和1名骨干“经理”归案。其中包括潜逃至新加坡的“老总”夫妇。近日,这18人因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已被移送邗江区检察院审查起诉。

    隐藏逾5年之久,是什么让该组织暴露?该组织有何内幕?坐上“老总”之位后,等待他们的究竟是什么?本期读案,为您讲述。

    第一回

    投资数万即可稳赚千万

    的哥轻信好友转行投资

    骆弋阳今年44岁,江都人。10多年前,骆弋阳在日本打工时,认识了邗江人周卫。异国遇同乡,两人倍感亲切,很快成了好朋友。

    从日本归来后,骆弋阳在江都开出租车,周卫则回到邗江做起了工程。一晃10多年过去了,两人一直保持联系,感情不减。

    2012年9月,周卫找到骆弋阳,分享了一条致富之道,“我现在在郑州接了一个钢结构工程,你别开出租了,来和我一起做工程吧。”周卫拍胸脯保证,这项工程造价上千万元,事后,骆弋阳准能大赚一笔。

    那时,骆弋阳已跑了10年的出租车,自己也感到疲惫,但一直没找到更满意的工作。因此,就决定和周卫合伙。

    几天后,骆弋阳在周卫的带领下,来到河南郑州某小区。不料,一进房间,周卫就一脸神秘地告诉他,这里并没有钢结构工程,此次来郑州的目的也不是做工程,而是投资一个更新、更赚钱的项目。

    对此,骆弋阳半信半疑。但是,想到两人是10多年的交情,骆弋阳认为,周卫一定不会骗自己。于是,就跟着周卫去了项目“讲解点”。

    一连听了半个月的讲解后,骆弋阳大概明白了,这是一个名为自愿连锁经营业的组织,该组织在做的工程为“阳光扶贫工程”。据说是国家发展的新项目,目的是解决就业、带动地方经济发展等。该组织入门费500元,每份份额为3300元,新人只要投资3800元,能赚381万元,投资69800元,就能赚到1040万元,因此,该工程又称“1040工程”。

    该组织内部实行“五级三阶制”,其中,“五级”是指按照认购虚拟份额的多少,成员等级分为5个级别:认购1—2份为业务员、3—9份为组长、10—64份为主任、65—599份为经理、600份以上为老总;“三阶”是指三个晋升阶段:只要份额累计到10份以上,便可晋升为主任;累计份额达到600份以上,并且发展的下线中有两名人员为主任级别,即可升为经理;累计份额达600份以上,并且发展的下线中有两名为经理级别,则可升为老总。

    达到“老总”级别后,就可以享受6位数保底工资和3%的效益分红等。这样算下来,每个月收益在几十万元,收入最高可达1040万元,到时候就得出局。

    只要加入该组织,发展新成员,以后就可以赚到1040万元,骆弋阳认为,这比开出租车挣钱轻松多了,同时,他发现,周卫的妻子、弟弟等亲属也都已加入,因此,他也决定加入该组织。2012年9月28日,骆弋阳缴纳69800元,成了该组织的“主任”。

    第二回

    发觉被骗的哥恨上老友

    为索赔偿施计骗其奥迪

    骆弋阳加入“自愿连锁经营业”两个月后,该组织从郑州迁移到江西南昌。这并没有影响骆弋阳的积极性,自从成为“主任”后,他做梦都想着尽早升任“老总”。为此,他先后发展了妻子、连襟、朋友等10多人加入该组织。同时,他还变卖出租车,拿出家中积蓄,全部投入到“1040工程”。然而,事情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顺利。

    2013年6月,骆弋阳发觉有点不对劲了。因为在这个月,周卫当上了“老总”。按照规定,他坐享“6位数保底工资”和“3%的效益分红”等收益。但令骆弋阳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周卫的直系亲属却在这个时候,陆续退出了该组织。

    如果当上“老总”后真能获得组织许诺的高额回报,周卫的亲属应该更努力才对,为何却退出了?骆弋阳越想越不安,开始怀疑该组织的合法性。但由于该组织内部实行层层管理,层层保密,骆弋阳一直无从求证。

    转眼到了2014年9月。这个月内,骆弋阳所在的区域里,有11人晋升为“老总”。通过多方打听,他得知一个消息——该组织所谓的工程很可能并不存在。然而,这则消息并没有证据佐证,骆弋阳只好留在组织观望。

    直到2014年11月,骆弋阳通过一番打探,找到了周卫的上线韩小飞。在他的一再追问下,韩小飞终于道出实情——组织内所谓的“3%的效益分红”、“6位数保底工资”等全都是假的。 韩小飞说,该组织实际上就是一个靠拉人头缴入门费挣钱的组织。而成员们缴纳的入门费,扣除给上线的奖励部分,剩余的大部分并非用于“上缴国家的税收、公积金”、“投资高铁项目”等,而是被“老总”以上级别的人瓜分掉了。

    韩小飞早已是“老总”级别,他说的话,骆弋阳不能不信。而此时,他已投入数十万元,懊悔不已。转念一想,骆弋阳把仇恨对向了周卫。他认为,如果不是周卫的诱骗,他绝不会落到今天的下场,因此,决定找周卫要回损失。

    因害怕周卫抵赖,骆弋阳决定先佯装无事,施计索赔。思来想去,骆弋阳瞄上了周卫的奥迪轿车。于是,他谎称,亲戚要结婚,想借用下周卫的轿车。

    周卫信以为真,把轿车借给了骆弋阳。孰料,有借无还。

    第三回

    好友反目召人持械互殴

    维权未果报警揭发传销

    施计把周卫的轿车弄到手后,骆弋阳仍心有不甘。而周卫多次索要未果后,也开始对骆弋阳心生不满。

    眼看惊动了周卫,骆弋阳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开始正面向周卫索要损失。结果,和想象中的一样,周卫根本拿不出钱。不只如此,周卫还称自己也是受害人。因为,他投资了很多资金,也发展了亲朋好友加入进来,好不容易爬到了“老总”的位子,却发现上面什么都没有,一切都是谎言。

    周卫的解释,骆弋阳根本听不进去。一个要退钱,一个坚称自己也是受害人,无钱可退。就这样,一来二去,两人撕破了脸。10多年的友谊,也就此走到了尽头。

    见软的不行,骆弋阳决定来点硬的。2011年11月18日,他提着菜刀,带了数十人,来到周卫家要钱。周卫的母亲见状,立即打电话给周卫。此时,周卫正在外面,一听骆弋阳带人闯入自己家,十分恼火,当即召集几个朋友,持钢管回家“应战”。

    双方见面后,没说几句,就动起了手。然而,这场打斗平息后,骆弋阳仍没有要到钱,十分不甘心,于是,到公安机关报案。

    邗江警方闻讯赶至现场,后将骆弋阳等人带至公安机关。起初,民警以为这是一个普通的聚众斗殴案,不承想,这一问,却问出了一桩传销案。

    当天,邗江公安分局受理该案,经初查发现,“自愿连锁经营业”是一个以“阳光扶贫工程”为幌子,实则是“拉人头”、骗取参与者钱财的传销组织,截至案发时,扬州邗江区、仪征及周边省市的数百人被骗加入。

    2014年12月22日,邗江警方对此立案侦查。在侦查过程中,警方发现,该传销组织的参与人数众多,且来自不同的省市。为此,民警在展开抓捕行动的同时,将涉嫌犯罪人员上网追逃,并多方做犯罪嫌疑人的规劝工作。截至2015年9月14日,共有18人被抓或主动投案。其中,有17人是“老总”级别,一名是骨干“经理”。

    第四回

    辛苦奋斗夫妇同任老总

    发财梦碎两人出国打工

    目前,已归案的18人中,有一对夫妇是从新加坡回国投案的,在案发前,两人都已退出传销组织,而在此之前,他们都已升至“老总”级别。其中,丈夫名叫张明,妻子名叫阿芬,都是41岁,江都人,他们算是扬州地区最早加入该组织的人员。

    2010年清明节,阿芬被朋友晓琳以介绍工作为由,骗至河南郑州。在听了几节课之后,阿芬深信加入“自愿连锁经营业”可以发大财。为了晋升,她开始发展下线。丈夫张明成了她第一个发展的对象。

    夫妻俩进入传销组织后,边投资购买份额,边发展下线,他们的亲戚、朋友、老乡等都成了他们发展的对象。那段时间,经常有“老总”下来鼓励他们。“老总”们开豪车住高档酒店,而且还穿金戴银,这让他们动力十足。

    功夫不负有心人。夫妻俩经过一年的努力,终于升至“老总”。此时,他们才发现,等待他们的,是一场空。

    这样的结果,让夫妻俩顿时崩溃。然而,此时两人的下线已达200多人,因担心下线人员找自己算账,张明夫妇不敢说出实情,只能“打肿脸充胖子”:购买名牌服装,购买手表、假钻戒和金项链来包装自己。后因生活窘迫,又把这些财物卖掉。此外,还贷款购买了一辆宝马轿车装点门面。

    而两人的姐夫韩小飞更夸张,购买粗金项链、高仿奢侈品手表、包和衣服来包装自己,以此证明,当上“老总”后,会过上“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生活。

    2014年初,韩小飞等人脱离传销组织后,两人也退出该组织。为了挣钱,他们只好去南昌摆地摊卖鞋。

    2014年7月,两人赴新加坡劳务。在去新加坡前,因为经济窘迫,还不上银行贷款,夫妇俩把车卖掉,跑到新加坡做清洁工。

    2015年4月,韩小飞被公安机关调查。后在韩小飞及公安机关的劝说下,张明夫妇回国投案。

    目前,侦查机关初步查明,该传销组织发展的成员已达490多人,参与传销活动人员缴纳的传销资金累计达3420余万元。(文中人物均系化名)通讯员 梅佳 刘丹丹 记者 刘娟 绘图 袁亮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求助
客服

求助客服服务时间:8:00-23:00

选择下列客服马上求助沟通:

客服
热线

010-87688211
7*15小时客服服务热线

010-87687239
7*15小时客服服务热线

010-69243484
7*15小时客服服务热线

027-84894339
7*15小时客服服务热线

关注
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扫码加好友

扫码加好友

关注公众号

李旭反传销团队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2021.Reserved fcxxh.org

蜀ICP备1401737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10165号

关注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