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传销咨询救助网-由民间反传销人士李旭创建的中国最权威最专业的反传销门户网站
反传销咨询救助网

13异地孩子茂名失踪 疑陷传销窝家长蹲点寻人

网络销售 2009-10-23 10:47未知谢庆裕
\

家长到茂名寻找孩子,多次上访无甚效果,便聚在一起商量对策。


    “快一个星期了,音信全无。”每隔一段时间,漆永就拿出手机,给女儿曾经来电的显示号码一一回拨,但电话总是无法接通。

    国庆长假后,来自湖北、江西、河南、山东等省的十几位家长,不约而同地来到茂名。最近,他们都有孩子到茂名工作,随后渐渐联系不畅,到最后便联系不上了。期间,有家长甚至被索要金钱或恐吓。

    来到茂名报案,家长们才获知孩子很可能陷入传销窝。半个月来,这些家长们起早摸黑地踩点,并跟着打传人员端窝点。至记者发稿时止,他们的孩子还没有找到。

    13个异地孩子茂名失踪

    9月16日晚,漆永的女儿从武汉坐火车来到茂名“某国企做行政助理”,次日起电话就没有接通。隔一段长时间后,女儿才用不同的电话号码匆匆回电或发短信,联系时断时续,而音信全无已有一周。介绍她过来的同学董玲,到茂名一年一直行踪飘忽,一个月前开始,家人与其失去联系,她的两位舅舅到了茂名找外甥女。半个月前,郑雷的女朋友焦盈来到茂名,“去一家广告公司工作”,却在一夜之间“人间蒸发”了。“邀请”她来的是她和郑雷的老同学谢娟,现在也毫无消息。谢娟的舅舅和郑雷,也心急如焚地赶来……

    这边,孩子音信全无,那头不时有陌生短信要挟勒索钱财。漆永曾经按短信要求转账6000元给女儿买手提电脑,但如同石沉大海。河南的张军没有听到女儿的声音,却收到一条短信:“老不死的东西,你女儿现在我手里。乖乖地把钱给我打到账号上!要不然老子天天折磨她,把她拉去做小姐,明天早上十点半之前要见到钱,要不然我就……”老张赶忙转账1.5万元过去,但也没有下文,亲人心急如焚。

    茂名打传办登记的数据显示,报案的孩子家长共有13个,来自湖北、江西、河南、山东等省份,其中有3个是电话报案。一些家长由于路费用尽,上周末已经离开了茂名。

    打传队要求家长蹲点打探

    “现在旧的窝点我们都已经端了,还有很多新的点,但他们报案缺乏明确的线索,只有一些电话号码,不知道在哪里,我们很难处理。”打传队的刘建华副队长说。

    打传队呼吁家长应先蹲点取证。“就守在一个窝点附近观察来往的有没有你的女儿。一旦发现就通知我们过来端。”刘副队长说,此前曾有几个这样的成功案例。

    从到打传办报案时偶遇开始,这些寻亲家长就有意识地居住在邻近的宾馆,以便一起行动。他们每天起早摸黑到传销人员流动的密集地“碰碰运气”。半个月下来,当地人认为传销的热门路段,这群异乡人已经走遍。

    看得见传销人员却摸不着

    10月18日早晨5点,天还没亮,记者随寻亲团步行至人民广场。十几名身穿白衬衣、西裤、皮鞋的年轻男女,沿公园小岛河边分散站立,吼叫声此起彼伏,有男子手指着一棵树,嘴里振振有词:“……你再敢朝别人伸手要钱,我就剁掉你的手!”有男子扯着嗓子对湖面大声背诵:“各位朋友,欢迎今天来听我跟大家分享我的销售经验……”甚至有一男一女指着对方互喊:“有种你就……”公园山坡、湖边、花坛边分布着100多名这样的人,晨练的老人侧目而视,避而远之。

    这群人三三两两地陆续离开时,记者和家长们想跟踪他们的窝点,但被在外围放哨的传销分子反跟踪。

    晚上,寻亲团也没有闲着。在郑雷和他女朋友最后一次通电话的南方书城,郑雷跟上了一对“可疑”男女。七拐八绕,走进了书城西边的一个村子里。当他跟到一个4层楼的楼下时,一群白衬衣西裤男聚集在这里。他知道他跟对了。但是对方人多势众,他只好再从这里出去,“就当是再确认了一个传销聚集地”。

    “这只是冰山一角”,漆永说。这样惊心动魄的“晨运”,寻亲团每天都在重复着,只不过地点有所不同而已。

    传销猖獗打传办人手不足

    上班时间,茂名打传办都带着家长选择性地端掉一些窝点。这些窝点一般包括上次打传抓到的头目供出的新窝点,还有家长们蹲点踩到的点。

   上周末,打传队员清查了市区3个传销窝点,当场解救4人并送上车让其返家。19日,记者和家长随打传队出动,在红旗北路樟古市场一栋出租屋,队员端掉一个有78人正在上课的传销窝点……但这些行动都没有找到他们的孩子。

    “每逢国庆、春节等长假之后,来报案的外省家长就特别多。”一名打传队员告诉记者。

    在当地打传队和寻亲家长看来,茂名的传销窝点分散且多如牛毛,他们也对一些窝点比较清楚,但要逐一端掉并不现实,只能寻找较有可能藏匿有他们孩子的窝点来进行打击。

    据家长摸查,在人民广场、新湖公园、江滨公园、南方书城、文化广场一带,每天早晨,都有少则十几名、多则百余名传销者准时出动,三三两两地背书,大声“自省”。在苏村背后的菜市场里,时常有传销人员用麻袋装着从市场上捡来的烂菜叶,这是传销人员的主要食品。在茂名市公安局门口的油城九路,驻守的武警也反映经常看到传销人员走过。

    “我们办公室就只有3个人,人手不够,怎么打得完?”茂名打传办的负责人颇为无奈。在茂名市工商局城区分局内的一个办公室,挂着“茂名市打击传销和变相传销专业队”的牌子,却大门紧闭,里面空无一人。工商局的工作人员说,一些工商分局的打传办已经撤销,“合并到派出所里,基本不打了”。

    部门“踢皮球”令家长无所适从

    除了人手不足,家长们到底应往哪里申诉,有时也很迷茫。他们刚来茂名时,都去过几个派出所报案,却无一例外被告知“这是传销,不属我们管”,让到打传办报案。一些家长拿着恐吓短信告诉打传队员,希望他们加大执法力度,却被回应“如果恐吓绑架,那是公安的事情”。

    10月19日下午,家长们找过市政府信访办,接访人员要他们“确定了线索再去找公安报案”,并说“我们帮不了你们什么忙”。家长们又向附近的河东派出所报案,所长告知这立不了案,“如果家长确定孩子被困的地点,对方不肯放人,我们(派出所)才会去解救。”

    可行的方案为什么就不行

    目前,家长们手头上唯一的线索,就是孩子们曾经给他们回电或者发短信的几个号码,有几个家庭知道的号码还是相同的。“这就很可能是他们都困在同一个团伙里”,家长提出能不能使用手机定位系统。然而,打传人员称这是“公安的调查工具,他们没有”,派出所又不肯立案,可行的方案成了纸上谈兵。

    “捉放曹”的打击方式也被家长们怀疑效果。郑雷等人回忆,有一次他们跟着打传队去端掉了一个窝点,“因为有人放哨”,上去的时候发现只有几个人,逃跑时煮饭的火都没来得及关。一位跟他们一同前去的家长,气急败坏地把房内的锅碗瓢盆都砸了,“大米撒了一地”。戏剧性的一幕是,当他们两天后又再到同一个地方抓了一批人,“有几个人就是上次抓的”。

    “捉放曹”两个尴尬场景

    19日,打传队冲上红旗北路樟古市场一栋出租屋,端掉一个有78人正在上课的传销窝点。传销分子被命令坐在地上,按执法人员要求写下姓名,地址,随后打传队员吆喝一声“有没有谁要回家的?”无人响应。“赶快离开!不要再到这里”,传销分子随即就地遣散。

    “又放了!”湖北家长何先生咬咬牙,他对一个戴眼镜的四川小伙印象特别深刻:“前几天跟踪过我,还动了手,后来我们将他带到打传办问话。他供出几个新窝点后,打传办就放人了。”

    打传办仅有两辆车,每次出动,打传人员坐一辆,家长们挤一辆,再拉几个传销头目就已经坐不下了。在20日的行动中就出现了这样一幕:本来抓到了几个小头目,想拉回去问话,但在路上又碰到一个高级别的“经理”,只能中途放下小头目,改抓经理回去。

    “没有办法,按照现行法律,这些人我们只能抓了又放,不能罚款,也不能拘留。要非法所得超过5万元,才能交公安处理。”打传办工作人员说。

    有了新许诺找回孩子或不太难

    21日下午,家长们终于有了些许盼头,在茂名市公安局信访办,经侦支队的廖队长受理了他们的集体请求,承诺会联合打传等部门进行调查打击,“但办案时间最快要半个月”。

    漆永已到茂名14天,花费了近3000元。由于离岗太久,郑雷已经做好了回去就被辞退的准备。而其他几个在9月底就来找女儿的人,每个人都已经花费了五六千元。“只能一直找到钱花光,花光了我们也没办法,只能走了”,来自湖北的何先生无奈地说(文中家长和孩子均为化名)。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求助
客服

求助客服服务时间:8:00-23:00

选择下列客服马上求助沟通:

客服
热线

010-87688211
7*15小时客服服务热线

010-87687239
7*15小时客服服务热线

010-69243484
7*15小时客服服务热线

027-84894339
7*15小时客服服务热线

关注
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扫码加好友

扫码加好友

关注公众号

北京思路通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fcxxh.org

蜀ICP备1401737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10165号

关注新浪微博